<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

    七秒后變異3

    聞鍵
    我叫喬翹
    今年24
    在夜店做售酒做了4年 新來的售酒小妹都叫我翹翹姐
    我對這樣的生活早已麻木
    直到后來
    爆發開始了
    我不再依賴任何人
    更不再會去信任任何人
    我沒有錯
    我沒有錯
    我沒有錯
    我沒有錯
    我沒有錯
    我沒有錯

    他們離開了 而我被丟在這里
    在被他們拋棄在巷子里 我茫然的呆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甚至一時間忘記咒罵他們的自不量力與冷漠無情

    天空中的烏云低沉掩蓋了原本就蒼白的日光以至我腳下的陰影也多藏了起來
    我很害怕 害怕那些嗜血的活尸 害怕孤獨 害怕空曠 害怕生命無意義的終結

    這只是一個小時前的記憶

    這天
    我照常上班
    夜店里的人們依舊瘋狂與寂寞 打拼出年的我 已經對這種生活與工作磨得漸漸麻木
    一個人在舞池里猛烈的咳嗽 嘔吐了起來 他搖搖晃晃耳朵想要推開人群沖出去 可她無力的掙扎 根本無法推開周圍隨著DJ的節奏搖擺的人群 直她到跌倒在舞池中央 口吐白沫的渾身劇烈抽搐 一個女孩驚叫了起來 她被倒地抽搐的女人無意識的抓住了腳腕 驚叫聲并沒有中斷隨節奏扭動身體人群 不長的時間 尖叫聲在舞池中央響起 這是周圍的安全員擠進人群中才發覺這個倒地的女孩兒原來并不是K丸吃多時 急忙要去抬出這個女孩 可是 就當幾個身體壯碩的安全員將她抬到舞池邊緣時 那女孩兒原本已平靜的身體 又開始劇烈的抽搐起來

    女孩兒反手抓住其中一個人的手臂 拉到嘴邊猛地張嘴咬了下去 這種事兒常發生 嗑藥磕多的人時常會有這種混亂的行為 抬著女孩另一只手臂的安全員立即身手過去想要扳過女孩兒的下巴 結果女孩兒磚頭便一口咬住了那個安全員的拇指上 這是時四個安全員突然發現這女孩的力量奇大 另外三個人急忙要撬開那女孩兒的牙關 屢試不開于是其中一人便猛力的捏緊拳頭用力的向女孩兒的臉上捶去
    “嘭”“嘭”“咔吱”女孩兒的下巴被打掉環了

    男人慘叫嘶嚎聲響徹了整個大廳 但是也很快被淹沒在巨響的音樂聲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肏你媽的啊 !!!!我的手指!!我的手指!!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女孩兒的下巴被打掉的時候 那個安全員的手指已經被咬了下來

    周圍的一小波兒人群立即后退遠離這瘋狂的女人
    從地上晃悠悠的站起的女孩掛啦這下巴 血淋淋的大嘴就這樣掛在她的臉上 蒼白色的面容上盡是那個安全員因斷指而噴灑而出的血跡

    女孩的喉嚨動了一下 喝喝的低喘著氣 猛地撲向了最近的人便撕咬了起來 痛苦的嚎叫聲再次響起時 DJ關掉了音樂 同時搜尋著究竟發生了什么

    不斷從舞池邊響起的慘叫聲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這時黑暗大廳里的人群終于慌亂了起來 如同一群被硫酸潑了的老鼠一般瘋狂的向出口逃竄 被踩到的人亦發出恐懼的慘叫聲 大廳里的閃燈依舊閃爍著各色的光芒 這黑暗與不斷閃爍的燈光更加加劇了人們的恐慌 

    直到之前那幾個被咬傷的人 從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到靜默后再度站起身同那女孩兒一樣四處咬人 大廳里再度想起了瘋狂的尖叫聲 慘叫聲 人群太多內拉門打不開 人們幾乎全部擁堵在大廳與出口的走廊中 注意到人群的活尸們跳進了人群 無法逃離的那群人 如同任人魚肉的人肉大餐一般

    這里
    已變成了人間煉獄

    我和幾個同事一開始被混亂的人群堵在了大廳的另一邊 一直被擠到吧臺處 一個同事急忙翻進吧臺不一會兒便拿出了四柄切水果的尖刀 他將其中一把刀遞給了我 其他三把刀他們男同事一人一柄

    不知道經理在哪兒 幸好其中一個值班同事有員工通道的門卡 我們很快決定從員工通道離

    我脫下高跟鞋 手中緊緊攥著水果刀赤著腳跟著幾個男同事沖向另一角的員工通道口 
    平時短短的距離 
    如今走這段路
    仿佛數小時一般漫長

    行進中我一步下去便滑到摔在地面 當我的視線搜尋到自己到底踩到了什么時 我失聲尖叫 

    一塊不知名的內臟碎塊緊貼在自己的腳上 我只覺得支起身體的手上也是一片粘滑 還有被纏住的感覺

    是頭發 一縷縷被血液浸濕的頭發 
    粘黏在我的左手上

    跑在前面的三個男同事聽到了我的尖叫聲急忙回來救我起來 
    但是我的尖叫聲同時也引來了幾只剛剛復活的活尸他們吼叫著 宣泄著對血肉的渴望 甚至來不及站起來就向這邊爬來 

    被扶起來后 我看了后面一眼 后面的女同事們有不小心摔倒在地 那幾只活尸眼見我已逃離便直接爬向那個女同事 
    慘叫聲響起 

    我不斷地催促著身邊的男同事先去開門 
    因為那邊主通道的慘叫聲漸漸平息 而活尸的嘶吼與呼嚕呼嚕的氣喘聲漸漸地充滿了整個大廳

    門開了 我們四人急忙沖出門外 
    后面的幾個女同事因為穿著高跟鞋行動不便以至還沒有走出舞池 而舞池這邊的活尸們卻已經搖晃著站立起來

    搜尋著呼喊聲的方向 開始向員工通道這邊行進 
    三個男同事要去就那幾個女同事 

    不可能 根本不可能 他們三個人在數百只活尸中一定不會活下來的 更不可能救到她們 
    甚至有幾個女孩已經被聚攏過去的一群活尸啃咬致死

    舞池這邊站立起來的活尸尋到了聲源 立即飛奔過來 
    就當他剛邁進通道前門口時 
    “呯”
    我用力的推上了鐵門 
    “喀咔”
    立即響起的自動鎖的聲音令我心中的恐懼感頓時減少了,我虛弱的靠著冰冷的鐵門滑坐在了地上

    我抬起眼睛 看著那三個站在我身前的男同事 
    一時間我們靜靜的保持著那個姿勢 沒有交流
    從他們的眼神中 我看到了冷漠 
    不用語言 
    我知道了他們的想法
    但是我并沒有做錯 
    是我及時關上了門 
    所以我們四人活了下來
    我沒有做錯 
    她們來不及走到這里的
    你們三個人就一定高尚么 
    是你們自不量力
    我們都清楚我們是救不了她們的

    當我的思緒停下
    他們三個人的背影 消失在了巷口的轉角處

    下載APP客戶端
    飞艇开奖结果APP
    <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
    <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