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

    宫廷长篇第四章

    喵呜
    有一个很古老的问题

    假如有一天你的妻子和母亲同时掉入水中,你是救哪个?

    今天这个问题落到了宪宗帝的头上。

    这件事还要从皇上和万贵妃游湖说起。

    春日游湖,圣驾驶于木舟之上,不知因何故,万皇贵妃与周太后因为一点小事而争执了起来

    万皇贵妃的心情不错,风拂杨柳、初阳和煦,真是极好。可一看到身旁的周太后,再好的风景也顿时失去了情趣,变得索然无味了。赏景讲究的就是一个气氛。本来是帝妃二人执手相依的情景,你一个死老婆子在这里煞什么风景?当然,在这个问题上她直接忽略了自己的年龄。

    万皇贵妃不爽,而那周太后就更不爽了。

    周太后本来想趁这个机会,和儿子联络一下母子间的感情。要知平日里他们母子二人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谈过心了,本来就不是很深的母子情分就因碍于身份而日渐淡化,从而产生了一道无法抹去的?#24093;幀?/p>

    有多久,她和她的皇儿没有在一起用过一次膳了?

    有多久,她和她的皇儿没有在一起闲话家常、共度今宵了?

    太后也是人,也是母亲,也渴望普通人家母子相依、其乐融融的幸福啊!

    于是今天,周太后那颗母亲的心动摇了,她正要将埋藏在心底的母爱表达出来时;却见她的儿子正依偎在万皇贵妃的怀中,而万皇贵妃的脸上也充满了柔情。

    你说,周太后见此情此景,能不吃味吗?

    刚刚升温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一瞬间从沸点降到冰点的周太后心里很?#30343;亲?#21619;。

    周太后不?#19981;?#19975;皇贵妃,此时更是不悦。

    一来二去,二人都是一张冷?#24120;?#25509;下来的事便显而易见了。

    =======================

    我刚回永宁宫,便闻万妃落水,心下一惊。

    知道了前因后果,这才放心下来。

    “娘娘,皇上在外面呢。”

    我通传道,却见躺在床上的万皇贵妃别过头去,一脸的不快。

    “哼,告诉他,本宫不见!”

    “可那是皇上,娘娘,这不合适吧?#20426;?#25105;怔了怔劝道。

    “本宫说了不见就是不见!你让他去看周太后去吧!”

    万皇贵妃怒急道。

    “呃…好吧。”

    我无奈,只好照办。另外嘱咐宫女去煎药。

    贞…贞儿肯见朕了吗?#20426;?/p>

    站在殿外等候多时的宪宗帝见我出来,赶忙急切地上前问道。

    我摇摇头,“皇上,娘娘死活不肯见您。奴婢已经劝过了,没用的。”

    宪宗帝的垂头,“贞儿在生朕的气啊…”

    我无言,其实皇上的做法无可厚非。他贵为一国之君,就算是再宠万皇贵妃,也要顾全大局。如果今日他去救万皇贵妃而?#36824;?#21608;太后,那么定会惹人非议,落到前朝大臣的嘴里,便要扣上一个“不孝”的罪名,?#19981;?#35753;天下人不满。如果周太后在因此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到时候江山便会岌岌可危。再者说周太后毕竟是皇上的生母,出于孝道,皇上也该救她,否则恐怕皇上的良心?#19981;?#19981;安的。

    可这些道理,万皇贵妃却并不懂。她只是一个小女人,活在?#29022;?#30340;世界里,早已忘却了,宪宗帝不仅仅是她的?#29022;潁?#20063;更是大明的皇帝,他更要顾忌的,是天下万民!

    但也许,万皇贵妃什么都懂,她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她的疯狂、她的恶毒,统统都是建立在对宪宗帝的爱之上的。

    她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因为她有天下第一人为她倾心。

    她是天下最可悲的女人,因为她爱的人是九五之尊,江山与宠妃之间究竟哪个更重要呢?

    见皇上还在发呆,我只好退到一边去。

    “孟大人啊。”我笑得别有深意,“孟大人今天可真是英勇呢,真让奴婢万分佩服——”

    我向孟统领那边凑了凑,小声道。他显然不买我的账,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您老的勇气,可非常人啊。毕竟还没有几个人敢像孟大?#22235;?#26679;只身跳入河中,救起落水的万贵妃。啧啧…”

    我摇头?#25991;?#22320;讲着,咋了咋嘴。可以想象的到孟统领那像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一定十分膈应吧?一想到这个成天到晚一张臭脸像谁欠了他八百吊似的?#19968;錚?#20063;有吃瘪的时候,真是爽啊。

    把自己最讨厌的仇人救上来,这样令人矛盾万分的事情,任谁心里恐怕都不会好受的。更何况孟统领一向不喜万贵妃,呵呵…

    “咦,孟大人”我一本正经地问道,“你的脸怎么发绿啊?#20426;?/p>

    “是身体?#30343;?#26381;吗?#20426;?#25105;一脸的关?#23567;?/p>

    “琪掌宫管的未免太宽了点吧,末将的身体还不用你来过问!”

    孟统领终于忍不住了,阴沉着一张脸还击道。

    “是奴婢逾越了。”我一脸无辜,?#23433;还?#22900;婢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啊,毕竟孟大人可是皇上身边的人,奴婢自然要多关照一二了。”

    唯女?#26377;∪四?#20859;也!”

    “呵呵?#20445;?#25105;笑得如花?#27704;茫?#23391;大人是大?#29022;頡?#26159;君子,奴婢一介女流之辈,头发长见识短的,自然也只能做这卑鄙小人的勾当了。”

    “你无耻!”

    孟统领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来。

    “奴婢一向遵规守矩,何曾失德?#20426;?/p>

    ?#19968;?#25964;道,无比淡然。

    “天下怎会有你这样的女子?#20426;?/p>

    ?#25300;?#22899;?#26377;∪四?#20859;也。”我将他刚才所说的话原封不动地送回来。

    “你!”孟统领被气的不轻。他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讲道,

    ?#25300;?#25937;她,是出于本能,是人性之善使然。在那种情况之下,我就是再讨厌万皇贵妃,也要去救她。因为那是一条人命,我不可能坐视?#36824;埽?#30524;睁睁地看着她被活活淹死而无人敢下水去救。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本心。我…问心无愧!”

    他似乎要把我看穿了一样,

    “不像某些?#22235;?#26679;虚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哑然,久久无言。

    “人性本善…天下竟还会有这样的傻瓜。”

    如果换做是我,让我去救我的仇人,那么?#26131;?#19981;到。?#26131;?#19981;到心胸宽广的以德报怨。

    或许十年前可以,但是现在不可能了。

    我真心待人,人不真心待?#25671;?#24471;来的是欺骗、是背叛、是出卖、是无情……

    一颗心早已麻木,学会了太多的虚假,反而迷失了真正的自?#25671;?/p>

    只是…

    “等等,不对劲啊?#20426;?#25105;突然醒悟道,“明明是我?#26085;?#19978;风的,怎么才一会的功夫就成?#20381;?#20111;了?#20426;?/p>

    真该死,每回的争论都是由我被驳得哑口无言而收场的,可我平时一向是伶牙俐齿、能言善辩的啊!怎么就赢不?#22235;兀?#27668;死人了!

    “哈!又输了。我说琪姑姑,你是不是一看见孟大人,脑子就不好使了啊?#20426;?/p>

    一个调笑声传来,是路过的小丫头木槿,该死的!

    “笑什么笑!”我凶神恶煞地瞪过来,“闲得没事干是不是?万贵妃的药煎好了吗?啊?#20426;?/p>

    “哈哈哈——”

    在周围搬弄花草的几个小宫女也一起齐声笑了。

    “还有点?#23138;?#21527;?干活去!”

    我怒斥道。木?#21149;?#20102;个鬼?#24120;?#21520;吐舌头走开了。

    这小妮子!真不像话!

    我郁闷地想到。

    有些时候,?#19968;?#24819;,很多人、很多事也许是上天注定好的吧?从开始,就是一个局。

    成化四年七月三十日,我清清楚楚地?#20146;?#30340;日子。

    我的阿妹纪织锦整整十九岁。

    而就在这一天,发生了一件事,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改变了?#25671;?#38463;妹,已经其它与之相干或不相干每一个人的人生。

    我们向历史的轨道划过,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
    =========================

    卯时已过,吃了万皇贵妃无数次闭门羹的宪宗帝终于等不下去了,悻悻然离开了永宁宫。

    “摆驾慈宁宫,朕去看看母后。”

    可到了慈宁宫,又是一肚子的气,周太后虽被救上来了,但一整天都没有见着儿子的?#21834;?#19968;打听才知是去了永宁宫,心里顿时不快。

    宪宗帝一来脸色就明显不好,周太后也不高兴了。心?#30340;?#36825;个做儿子的来探望娘,还那么没好气的,还给娘甩脸子看,到底是万贞儿那个妖妇好,还是娘待你亲啊?真是个糊涂儿子!

    心里这样想着,顿时一股无名之火上涌,说起话来便有些不留情面了。

    “怎么,哀家瞧你这样子,是?#24433;?#23478;殿里的茶水不好啊?也是啊——这慈宁宫的茶叶,哪抵得上永宁宫的呢!”

    “母后,儿臣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呵,这坐了半天,人是还在,心都跟着魂一块飞去了——”

    “母后——”

    “呦,皇上能耐了,还记得哀家是你的母后呢,不错啊…”

    “罢了,”宪宗帝不耐,他可不是来看周太后的冷脸的。起身道,“既然母后不待见儿臣,那倒是儿臣?#24230;?#20102;。儿臣改日再来看望母后吧。”

    “哎!你这孩子!”

    周太后有些恼了,但宪宗帝?#36824;?#36825;些。

    “儿臣告退!”

    “你…你这算什么呀!”

    周太后急了,她?#36824;?#26159;发了几句牢骚,但也没有下逐客令的意思啊!她还以为儿子还会像从前一样,见她不高兴,便去哄她的。但她没想到,这话还没说上几句,人便走了。

    “皇上起驾——”

    “哎呀——”周太后心里是悔啊,早知道就说几句软话,说不定儿子就不走了。

    “翅膀硬了,不要娘了啊!”

    “气死哀家了!气死哀家了——”周太后捶着胸口,一口气半天没有缓上来。

    出了慈宁宫的宪宗帝,脸较之前更加之黑。

    阴着一张脸的宪宗帝没?#21040;?#19979;来去哪,就这样走着。

    皇上不开口,伴驾随行的人也不敢问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皇上正生着气呢,你这时候开口不是‘秃子头上长虱子’——明摆着的找死吗?

    于是一行人就这样漫无边际地走着,大太监王公公弯着腰,观察着宪宗帝的脸色,?#32610;?#24320;口的机会。?#19978;?#30343;上的脸上阴一阵晴一阵的,他看了半天也没摸出个门道来。

    这下可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可皇上没发话,一群人就这样走着也不是个事啊,眼看着这天都快黑了,皇上还没有回宫的意思,这咋办呢?
    ============================

    窗外传来声声蝉鸣,夏夜繁星,浮华若世。若是清闲,?#36214;?#38395;听倒也有几分意?#22330;?#21482;?#19978;?#20439;世之争已失心窍者许数,倒也无非是觉?#26376;遥?#20165;此尔尔。

    “最讨厌月底了——”

    伏案疾书,字迹多了些许?#20160;藎?#19981;妥,还是要重抄一份。

    于是再取一张新?#35762;?#19978;。

    “前面是何处,朕怎从未路及?#20426;?/p>

    就在众人揣摩皇上心思半天未果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宪宗帝突然开口了。

    “回、回皇上的话,?#21834;?#21069;面是内库房..”王公公被皇上冷不丁冒出来的话惊着了,连说话都有些不太利索,结结巴巴地答道。

    “嗯。”好在宪宗帝似乎不大在意,只是摆了摆手,没有追究。

    吓死人了,捡回一条命呢。王公公松了口气,上个月就有个不知轻重小太监,皇上正发着怒呢,他回话时吓得结巴了,结果当场被拖出去斩了。

    伴君如伴虎啊!在皇上身边当差,那可是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的活命啊,稍有个闪失可就是死罪。

    停一下,朕想看看。”

    ?#24052;?#39550;——”

    王公公转身对后面随行的一干?#35828;?#36947;。
    ===============================

    “二百两、二百两、又是二百两!”织锦苦巴着一张小?#24120;?#19981;知如?#38382;?#22909;。

    又是宫中?#25300;?#20811;扣的漏洞,两百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却是一个普通宫女苦干三、四年所得。这还只是小漏洞,大的甚至是几千两也无人过问。

    归根结底,还是后宫终年无主的缘故。王皇后虽为皇后,但却有名无实,连掌理后宫之事之权也是周太后极力相争才勉强保住的。

    放眼后宫,万皇贵妃独宠,自上次下毒之事过后,万皇贵妃排除异己,将六局二十四司的女官女史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如今这后宫遍布其党羽。宫规亦如形同虚设般,?#25300;?#33104;败之风盛行,又无人制止,每个月下来,一翻账本尽是些糊涂账,让她这个做掌事的真是十分为难。

    门?#27492;?#21482;是轻掩。内里油灯依然亮着。

    这会,内库里居然还会有人。

    宪宗帝有些疑惑。

    探近前,坐在里屋里的,似是个女子。

    是的,是一个女子的背影,微微斜倾着,口中念念有词。

    女子背对着他,似乎并不知晓他的到来,她手指纷飞,熟练地打着算盘。

    “七月初坤宁宫支算银四十两?#24359;?/p>

    “七月初十采买供给一千两,复预支银五百两?#24359;?/p>

    “月末翻新旧殿漏处,共耗银两千两,工银三百?#24359;?/p>

    ?#21543;?#23467;局领银五百五十两..”

    ?#21543;幸?#23616;领银…”

    “……”

    早,消息便传遍后宫,速度之快,真是惊人。

    我如同往常一样起床梳洗,圆髻燕尾正衬得人端庄大方,宫里上点年纪的姑姑都梳这个髻。

    其实?#20063;?#21018;刚二十出头,梳这样的发髻未免太过古板。双螺或者百合髻才是上选,毕竟?#19968;?#31639;是年轻。但我依然常年雷打不动的梳着我的圆髻燕尾,偶尔会?#24576;?#38543;云髻,那些小姑娘?#19981;?#30340;新?#36866;?#26679;,我从未梳过。连妆也不敢上,宫女配发的水粉全被我送给了永宁宫的小宫女

    就这样小心翼翼;衣裙是靛蓝或?#20381;?#33394;的一身,衣袖裙角从不绣花纹,黑布鞋三?#20013;?#37324;带着七分旧,我不戴香囊,腰间只有荷包和一块佩玉,头上的珠翠一年四季几乎从不更换。冬时一支镶玉翡翠银簪压髻,两朵茉莉绢花做?#21361;?#21040;了夏天更加简单,那支孔雀翎羽钗可以戴上几个月。

    我知道,这样的我显得老气十足。但我也知道,万皇贵妃?#19981;?#25105;的老气横秋,这样她才会?#27807;?#30340;放心。

    永宁宫的宫女,曾有过那么几个因为有几分姿色,被皇上临幸过。至于后来怎么样了,没有人清楚。

    我曾经告诫过每个刚来的小宫女,把心思放正,老老实实地当差,总有人听不进去。给我添了不少麻烦来把那些处理掉。

    正想着,便有人来传话,叫我过去一趟。

    怪了,这么早,万皇贵妃有什么事可找我呢?

    我有些疑惑,?#24050;?#30382;跳了两下,不祥之感顿生。

    该死的,怎?#20174;?#36339;起来了?从昨夜一直到现在,它就没有停过。

    我跟着传话的梓?#32943;?#27491;殿走去,一路上总觉不安,?#21738;?#21517;地慌了起来。

    ================

    “奴婢参见贵妃娘娘。”

    我行礼,同时心中揣测着万皇贵妃今日的动机。

    “起来吧。”

    万皇贵妃的语调与往常不同,不是那种慵懒与从容,而是声声带着威仪的厉色。

    通常,这意味着暴风雨的前奏。

    万皇贵妃就像一头熟睡的雄狮,尚在睡梦中的时候,你不去招惹它,一切相安无事;但这头狮子一旦被惊醒了,那后果将不?#21543;?#24819;,它将会张开它的血盆大口,用它的爪牙,将那些猎物吞噬,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次,又不知是谁,打搅了她的好?#21361;?#24825;怒了这头狮子。

    我就这样一直站着,站到双腿已经麻木,也不见万皇贵妃发话。

    死寂…

    脚步声无?#24825;?#26224;地传入我的耳朵里,我?#25937;?#22320;站着,看着万皇贵妃一?#25509;?#19968;步地面向向?#26131;?#26469;。

    我怔怔地看着万皇贵妃,这个女人有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那是常年久居深宫所炼成的双眼,如?#19969;?#22914;箭,深入人心。任何的算计都在她的眼中一览无余。

    我从不敢在万皇贵妃的面前玩心计手?#21361;?#26356;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贵妃娘娘…”

    “啪!”

    我的话还未说完,便是一记耳光重重地甩在我的脸上,左颊立刻出现了一张清晰的手印。

    我被打得有些蒙了,但万皇贵妃并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紧接着便是第二记耳光。

    我跌倒在地,右颊肿了起来,血从嘴角流出。好腥,虽然我尝不到任何味道。

    呵,这下好了,两边都对称了。

    我刚刚爬起身,又是几记耳光,一个连着一个。我感到一阵头?#25991;?#30505;,天旋地转。倒在地上,已经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

    万皇贵妃的力气很大,打起人来也是极其狠的。她很有经验,知道怎样打人会将伤害减到最轻,又使人最疼。光是这一点,便使我自愧不如。

    ?#20063;?#36538;在地上,身子蜷缩着,还淌着血的嘴?#27424;?#36215;一丝苦笑。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当万皇贵妃心情不顺之时,我便是她绝佳的出气筒。

    只是这次万皇贵妃又是?#27597;?#31563;不对了,这么大的火气。

    我心想着,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跪地道。

    “奴婢惶恐。”

    “惶恐?#20426;?#19975;皇贵妃带着?#25918;?#30340;语气,揪着我的衣领道,

    “本宫让你好好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惶恐!”

    我闭上眼睛,摊在地上。?#21364;?#30528;新一轮的折磨。

    出人预料的是,这一次迎?#28216;?#30340;,不是一番雨点般的拳脚相加,感觉到了我又一次被咧了起来。

    下颚被万皇贵妃紧紧地捏着,万皇贵妃那尖而长的指甲深陷肉中。

    “这张脸…”我对上万贵妃那双带着审视意味的凤眼,“生得还真是不错!”

    我闭上眼,“如果娘娘不?#19981;叮?#22900;婢可以毁掉它。”

    说罢,我拔下头上的簪子,没有一丝犹豫地向面颊划去。

    “别啊。”她用尖利的指?#33258;?#25105;的脸轻划,“这么漂亮的一张?#24120;?#27585;掉了多?#19978;?#21834;。”

    “只是…”万皇贵妃的语气猛地加重了,凶相?#19979;叮?#20320;和你妹妹一样,统统都是祸水一样的狐狸精!”

    啊?

    ?#20063;?#24322;地睁开眼,万皇贵妃的眼神中透露出凶狠与凌厉,那样的毒?#20445;?#35753;人不寒而栗!

    “怎么?你还不知道吗…”万皇贵妃用一种无?#24825;?#26494;的口气?#19981;?#36947;,轻描淡写,?#36335;?#22312;讲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样,但内容却令人头皮发麻。

    “你妹妹就要当娘娘了,呵呵呵…”

    什么!

    我惊异地睁大了双眼。

    “你那个狐狸精妹妹,昨夜不知道用了什?#26149;?#23194;子手段来勾引皇上…”

    轰隆——

    万贵妃接下来说的话我已经听不见了,耳畔嗡?#20439;?#21709;。

    阿妹……

    ===============================

    “臣妾参见皇上。”

    织锦,不,现在已是纪淑妃了。

    “王景已经带你看过了吧?还可满意否?#20426;?/p>

    “回皇上,”织锦的眼神中充满了忧虑,“永寿宫很好,也很大。但是…臣妾受不起。”

    “怎么了?#20426;?#23466;宗帝有些不悦,“是那些爱嚼舌根的奴才说什么了?朕再换一批就是了。”

    “没有,皇上,他们很好。是臣妾。”织锦轻声,“更何况臣妾也知道,有些话说得不错。臣妾是奴婢,奴婢就是奴婢;就算是当上了主子,骨子里还好是奴婢,没有什么区别。”

    “谁告诉你这些话的!”宪宗帝眉头深锁。

    “没有谁,是臣妾自己。”织锦的双目澄澈,“臣妾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宫中从来不缺美人,臣妾空有?#28866;玻?#20063;只是蒲柳之姿。后宫?#29273;?#19977;千,以臣妾之颜如?#25991;?#22914;皇上的眼?#20426;?/p>

    “臣妾不才,只是初入宫时读过几年书,才识浅薄;何德?#25991;埽?#24471;皇上垂怜。”

    “而且,臣妾出身卑贱…”

    “出身卑贱就代表全部吗?#20426;?/p>

    宪宗帝温怒道。

    “皇上…?#20426;?#32455;锦抬起头。

    宪宗帝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奴才?#19968;?#21629;人再换一批新的,保证不会再说什么闲话。朕还有国事要忙,就先走了。改日再来看你吧。”

    织锦呆呆地看着宪宗帝远去的背?#21834;?/p>

    她?#36824;?#26159;将压抑在内心里许多天的话说了出来而已,正如她自己所说,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是谁。她不是爱慕虚荣的人,更不敢奢望什么。

    一个卑贱的宫女,能奢望些什么呢?

    可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告诉她?#24359;?#20986;身卑贱就代表全部吗?#20426;?/p>

    她有些不知所措。

    织锦从未?#27807;?#30456;信过任何人,在宫中数年,使得她谨?#20146;牛弧?#38450;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

    可这一次,她的内心动摇了。

    “该相信他吗?这是一场骗局吗?我…”

    与此同时的宪宗帝内心里也充满了挣扎,他只是想找一?#30701;?#35805;的棋子,可这一次,他似乎错了。在利用与不利用之间抉择,终于还是选择了初衷。

    自古无情帝王家,纪织锦,你记好了!

    拾壹

    “奴婢等参见淑妃娘娘——”

    “娘娘,这些个宫女都是尚宫?#20013;?#36873;的奴才,来伺候娘娘。如果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娘娘尽管提,奴才?#25165;?#20154;再换就是了。”

    王景交代道,“还请娘娘过目。”

    织锦抬头,见殿下跪满了一片宫女太监。宪宗帝真像他说的那样,立马便支使了一批新的换上。

    其实,换不换,对她而言并不重要。

    等等…

    织锦将殿下的宫人逐个打量了一番,突然从其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21834;?/p>

    不会的,只是长得有些像而已,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一定是认错了。

    织锦在心中安慰着自己,然后定了定神道。

    “都很好,全部留下吧。”

    “得嘞,娘娘,那奴才?#22836;?#21648;尚宫局等级去办了啊。”

    “嗯。”织锦有些心不在焉,?#34948;头?#20844;公了。”
    这一整天,织锦都有些心神不安,到了午后天气有些闷热,织锦更是觉得万分急躁。

    “娘娘,茶沏好了。”

    “嗯。”

    织锦无意识地接过茶盏,抿了一口。

    这茶水…

    织锦深呼吸,久久不能平复心情。

    这是家乡的茶!味道如此的熟悉,让她魂牵梦绕的贺县?#26009;綬路?#23601;在眼?#21834;?/p>

    织锦难以置信地转过头,是早上的那个宫女,那个面容中有几分相似的宫女!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那宫女浅浅一笑,“娘娘不认得奴婢了吗?#20426;?/p>

    “你是…”织锦盯着她,看了许久。

    “二小姐,奴婢是和您?#26377;?#19968;起长大的应儿啊!”

    “应儿…我的好应儿!”

    织锦紧紧抱住了应儿,声音哽咽着。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照顾好爹娘吗?为什么要进宫?#20426;?/p>

    “是夫人让奴婢走的。”

    应儿的双眼里含着泪,“自从老爷过世之后,纪家就一日不如一日了。纪府的下人都被遣走了。只有奴婢几个留下来侍候夫人和三小姐,还有小少爷。呜呜…去年饥荒,饿死了好多人,夫人让奴婢走。奴婢死活不走,但夫人说再不走,就只有活活饿死得份了!”

    “正巧朝廷征选宫女充实后宫,夫人就让奴婢进宫,说二小姐也在宫中也好有个照应…”

    “你说什么?老爷过世了!”织锦急着大吼道,“老爷什么时候过世的?什么时候!”

    “三年前..老爷死了三年了”应儿哭着讲道,“那年贺县雪灾,灾民无数,天气太冷了,可?#20381;?#36830;棉?#27426;疾还唬?#32769;爷旧疾突发,终是没有熬过那个冬天…就..就去了呜呜…”

    织锦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19968;?#27985;噩噩地走在宫道上,失魂落?#29301;?#31070;情恍惚间几次差点撞到了人。

    手上托着贺礼,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在?#24524;ァ?/p>

    永寿宫其实并不远,至少在我看来,没一会便到了。

    我害怕见到阿妹,害怕那种尴尬。

    “帮我通传一下。”我吩咐道。

    “是。”守门的小宫女转身向内殿走去。

    大约过了一会,守门的小宫女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位年纪较长一些的宫女。

    “姑?#20204;?#38543;我来。”

    我跟上前去,没几步便到?#22235;?#27583;。

    “淑妃娘娘,人带到了。”那宫女走上台阶,向门口道。

    “知道了,都下去吧。”

    六七个在殿中侍候的宫女一列退出殿外,那宫女示意我进去。

    我点了一下头,走入永寿殿。

    殿内规制的不错,很有气场。没有永宁宫那样的奢华,也便多了几分清新雅?#38534;?/p>

    永寿宫的方位不错,光线充足。明亮的正殿里摆放着共赏玩的花草盆栽。看惯了万皇贵妃殿中的大红漆的鸡翅木家什,素净低调的水曲柳让人眼前一亮。

    没有熏香,只有淡淡的瓜果清香。我看到了同样清丽可人的阿妹;头梳一个‘朝?#24179;?#39321;’髻,身穿水?#36538;?#34915;裙。超凡脱俗的她更似神仙妃子。

    阿妹转身,与我对视良久,终于开口了。

    “姐..”

    “奴婢参见淑妃娘娘。”

    我垂下头,行上一礼。

    “姐,你…”

    织锦满怀热情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不上不下,顿在了中间。

    “娘娘,奴婢奉万贵妃之命前来探望娘娘。不知道淑妃娘娘有什么需求,奴婢可以代为转达,我们贵妃娘娘会?#25165;?#22909;的。”

    织锦愣了愣,神情中带着一丝的难以置信。

    “姐——”

    那语调中的半撒娇的意味让我的心猛地一颤。

    “娘娘这是折煞奴婢了。”我一脸平静,“奴婢和娘娘非亲非故,当不起娘娘一声阿姊。”

    “非亲非?#20107;穡俊?#32455;锦的眼神里流露出失望,“那你就不想听听,爹娘的消息?#20426;?/p>

    我沉默,没有说话。

    “你不知道…”织锦不理会我是否回应了她的话,只是自顾自地说着,?#36335;?#22312;自言自语。

    “今天下午?#20063;?#21018;刚知道,咱爹..没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子,沉了下去。

    “?#19969;!?/p>

    不知过了多久,?#20063;?#22238;过神来,没有感情地发出了一声简单的答应。

    “人死不能复生,也请娘娘节哀。”

    我屈膝,再一次行礼。

    “你这是什么意思!”

    织锦终于从悲哀中?#25351;?#36807;来,?#36824;?#20202;态地大喊道。

    “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死的是咱爹!不是张三李四,是咱爹啊!咱爹——”

    “呵呵..”

    我干笑一声,以掩饰我内心的苍凉。

    “奴婢双?#33258;?#36893;,是由邻里养大的。何来父亲之说?难道娘娘不知道吗?#20426;?/p>

    “你..”织锦双眼红肿着,死死地盯着我,“没想到..你居然这样绝情!好,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妹妹,但是…生你养你的爹娘你总该认了吧!”

    “娘娘认错人了吧?#20426;?#25105;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奴婢从未有过家妹。倒是有个弟弟,名唤子哲。只是幼时在战乱中失散了。”

    我的话音未落,便被织锦打断了。

    “你就是我姐姐!不会错的!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打算?#33125;下穡俊?/p>

    “娘娘。奴婢?#36134;眨?#21517;子琪。娘娘可以唤奴?#26223;?#29738;,万贵妃也是是这样叫的。”

    “不!”织锦带着儿时的执拗,“你是我姐姐,不是什么苏子琪!”

    “奴婢是。”

    ?#25198;?#32599;!”

    “奴?#26223;?#29738;。”

    “纪绮罗!”

    “奴?#26223;?#29738;。”

    ?#19968;?#26159;那副一成不变的表情。

    “你..很好!”织锦看了看我,末了,终于叹了口气。

    “好,你不认我这个妹妹,是不是?#20426;?/p>

    说罢,她突然向屏风旁的妆台走去,取下一把剪?#19969;?/p>

    “那本宫今天就割发断义,从当没有你这个姐姐!”

    “不要!”

    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冲上前去,夺下剪刀,险些?#36538;?#20102;自己。

    “姐!”织锦的一阵?#32769;玻?#20320;终于醒悟了吗?#20426;?/p>

    我的面色一僵,别过头去。

    “奴婢..阿琪!”

    “你为什么..”

    织锦的脸上充满了惊愕,她不解,只有深深的困惑。

    “奴婢不明白娘娘的意思,也许奴婢长得像娘娘从前的一?#36824;?#20154;?仅此而已吧。”

    “你混账!”

    一记响亮的耳光,呵,最近被很多人打啊。

    我的脸肿了,足见这一掌用力之深。

    “娘娘如果没有什么事了的话,奴婢就先走了。”

    “哈!好啊!你走啊,走啊!”

    织锦声嘶力竭,几欲癫狂。

    “本宫不想再看见你!给我滚——”

    “奴婢告退。”

    我又一次行礼,然后走出殿外。

    守候在大殿之外的宫女们早就听闻了殿中的声响,只是不敢进去而已。见我出来了,脸上却?#26131;?#24425;,不免倒吸一口冷气。

    要知道,我可是后宫之中威名远扬的‘冷面?#33268;蕖?#20282;候万贵妃的掌事女官。哪怕是太后身边的宫女玲珑,见了我也要恭恭敬敬,给足了面子。

    可她们的新主子,却将宫中独占霸头的万贵妃身边的红人打了。这不是在打万贵妃的脸吗?

    这?#30343;?#22915;娘娘,真是不简单啊,才刚刚承宠,就敢和万贵妃宣战。她哪来的底气?

    众人开始暗自揣测起来了,私底下掂量着到底是站在哪边合适呢?

    我不理会她们的窃窃?#25509;錚?#21482;是默默地走着,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离开了永寿宫。

    可是?#19981;?#20160;么花?朕命人移栽到永寿宫去。”

    “嗯。”

    织锦轻应了一声,放眼那一片瑰丽姹紫嫣红,不由得摇摇头。

    “臣妾?#19981;?.”织锦转了一圈,独对那墙边的一角情有?#20048;印?/p>

    “蔷薇..臣妾?#19981;肚巨保?#30343;上。”

    “哦?#20426;?#23466;宗帝倒是很意外,他本以为会听到牡丹月季之类的回答,没想到竟是这般不起眼的野蔷?#34180;?/p>

    “女子多喜名贵之花;喜牡丹雍容华贵,喜红梅傲雪寒春,喜兰之清幽、菊之高洁…朕不想还有人?#19981;?#36825;野花?#23433;蕁?#30495;是令朕奇怪!”

    “臣妾出身卑贱,那配得上牡丹月季?#20426;?/p>

    织锦一边回答着,一边望着那簇簇蔷?#20445;?#33041;海里那个人的影子与这些花重叠起来。

    视野有些模糊,她?#36335;?#30475;见了十一岁的纪绮罗。那个曾经漂亮的姐姐,正站在花丛中向她招手。

    “你又何必妄自菲薄?#20426;?/p>

    宪宗帝伸手将一缕碎发别到织锦的耳边。

    ?#21834;?#20302;树讵胜叶,轻香增自通。发萼初攒此,余采尚霏红。’即使是蔷?#20445;?#20063;有人为其作诗。赞它高洁?#25937;ぃ?#28165;雅、坚毅。”

    “皇上,您忘了下半?#20303;!?#32455;锦淡淡道,?#21834;?#26032;花对白日,故蕊逐行风。参差不俱曜,谁肯盼微丛?#20426;?/p>

    蔷?#34180;?#34103;?#20445;?#20302;调谦廉,纵使有万千风情,又有谁会来顾?#25991;兀?/p>

    “你又是这样,本是想安慰你的,可你总是往坏处想。”宪宗帝无奈。

    “皇上也读过谢朓的诗?#20426;?#32455;锦巧妙的转开了这个话题。

    “幼时读过,至今记忆犹新。”宪宗帝?#20102;?#36947;,“谢朓是永明诗人的代表,在当世就享有盛名。一代诗宗,如此有才华之人,却因被人诬陷而死,着实遗?#19969;!?br /> “自古多少人杰均栽于官场之上,?#30828;还?#25919;?#21361;?#22823;概也是宿命吧。”

    织锦道,又觉出不妥,补上一句,“臣妾逾越了。”

    “无妨。”宪宗帝摆摆手,并不在意。

    于是两人相谈甚欢,徒留万皇贵妃在后边?#20667;?#30524;。

    “皇上——”

    万皇贵妃几次想插话引起宪宗帝的注意,但却是?#22204;停?#22905;就像是个隐形人一样,无人注意。

    “狐狸精!”

    万皇贵妃红着双眼,?#24503;?#36947;。

    年轻俊朗的宪宗帝手挽着正当妙龄的纪淑妃,情深切切,?#36335;?#20182;们二人才是绝配。

    万皇贵妃看着两人走在前方,顿时一阵酸涩映上心头。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醋意。

    宪宗帝的嘴角露出一个不易觉察的弧度。

    姑姑,姑姑您醒醒?#36824;?#22993;——”

    窗外是倾盆大雨,屋内烛光可见,昏暗的油灯几欲熄灭,忽暗忽明。

    “现在怎么办啊?#20426;?#26771;纯?#20204;?#21161;的眼神看向较年长的凌?#21834;?/p>

    “还能怎么办?浑身都湿透了,这淋了雨,最容易受风寒了。”

    凌岚说着,用手探了探,“头这么烫,恐怕烧得厉害呢!”

    “啊?不是吧?#20426;?#31449;在右边的叶澜也摸了摸,“是挺烫的,可怎么办呢?#20426;?/p>

    “唉,”凌岚叹了口气,“这么晚了,连医女都请不来的。”

    “那、那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跟万贵妃交代啊!”梓纯急了。

    “这样烧,弄不好真会出人命的。”叶澜?#20102;迹安还?#26159;个宫女,万贵妃才不会在乎呢。重要的是横竖都是条?#24742;?#21834;,就这么死了谁会好受得了?#20426;?/p>

    几个人同时沉默,虽然平时一张冷脸的阿琪并不招人?#19981;叮?#34892;事作风也不为人所受,但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就这样烧下去,谁也做不到啊。

    “药煎好了。”

    “给我吧。”年长而稳重的凌岚接过药去,端到桌上。

    “哎,这方子管?#36824;?#29992;啊?会不会吃坏了?#20426;?/p>

    “呸呸呸!乌鸦嘴,这方子是我小时候替我娘抓药的时候用的,哪里会有错?#20426;?/p>

    “切,你那时候才八岁,万一把哪味药记错了,也不好说。”

    “行了,”凌岚出声制止了两人的争执。

    ?#23433;还?#36825;方子对不对,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叶澜道。

    “熬得过去熬?#36824;?#21435;都是命,只要今晚过去了,应该就?#30343;?#20040;问题了。”

    凌岚舀起了一勺药,吹了吹,向阿琪的嘴边喂去。

    ===========================

    好苦,嘴里好像?#36824;?#20837;了什么东西似的;不,我早就没有味觉了,应该是心里苦吧。

    “爹——”

    我叫出声来,眼泪一滴一滴地从眼角划过,在枕边积起了一小滩泪渍。

    ?#26377;?#21040;大,?#26131;?#25964;仰的父亲,那个教会我人间伦理的人;那个带我在山间丛林放牧打猎的人;那个和我一起在水塘?#36867;恪?#38506;我一起游玩的人…他居然就这样与世长?#29301;?#27515;在三年前!死在万里之外!而我却对此一无所知!

    我恨啊!恨世事无常,天道?#36824;?#25105;更恨我自己,不能尽孝,不能为爹养老送终!

    ==================
    “爹,绮罗要吃?#29301; ?/p>

    “小馋鬼,也不怕糖吃多了牙疼。”纪父抱起六岁的小绮罗,一脸的慈爱。

    “爹爹要出远门,想要带什么礼物回来呢?#20426;?/p>

    “唔..?#36777;?#32599;歪了歪小脑袋,思索道,?#25198;?#32599;要一把小花伞!嗯,两把吧。”

    “为什么要两把呢?#20426;?/p>

    ?#25198;?#32599;和阿妹一人一把啊,那多好!”

    “小东西!”纪?#25913;罅四?#32494;罗的鼻子,“妹妹还小,用不了伞的。不如?#24576;?#19968;件羊皮袄,怎么样?#20426;?/p>

    “也好,?#36777;?#32599;笑着,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爹爹说话算数?#20426;?/p>

    “当然了,你瞧爹几时骗过绮罗?#20426;?/p>

    “嗯,爹最守信用了。?#36777;?#32599;道,复而想起了什么,眼神里带着一丝狡黠,“爹,绮罗还是要吃?#29301; ?/p>

    “呃…”纪父汗颜,刚才好不容易才把话题绕开,还以为她已经忘了这事呢,谁知她居然还?#20146;牛?#36825;鬼丫头!

    “爹,这里好黑啊。”

    瘦小的绮罗拽着父亲的衣袖,用有些沙哑的小嗓子低声说着。

    ?#25198;?#32599;,你听我说…”

    纪父点燃了火把,挽着绮罗的手,向山洞的深处走去。

    火光映衬出纪父略带着沧桑的?#24120;?#37027;脸上的忧虑却是八岁的绮罗所理解不了的,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她不明白父亲和?#21496;?#21475;中所谈论的“起义?#34180;ⅰ案?#21629;”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便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终日叹气了。

    ?#25198;?#32599;,你记好了;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不为人知的黑?#21040;?#33853;,迷失在黑暗中并不可怕,只要你找到了黑暗中的那一束光,循着光去走,就一定能走出去。通往光明与正义的世界……”

    “那..如果没有光呢?#20426;?/p>

    绮罗仰着脑袋,看向父亲。

    “如果没有光…”纪父垂头?#20102;?#20102;一阵子,抬起头,“如果没有光,就?#24524;?#33258;己,像这束火把那样,散发出光芒,?#25954;?#30528;其他同样迷失在黑暗中的人走出这片无边的黑暗,生命的?#22737;的?#36807;于此……”
    ……

    ?#25198;?#32599;,听爹的话,人这一辈子;生就生得的光明磊落,死要死得轰轰烈?#25671;?#21681;不求名垂青史,只求问心无愧!”

    ?#25198;?#32599;,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咱行得正坐得直,身正不怕影?#26377;薄?#21035;管外人说说道什么,清者自清,流言蜚语有什?#26149;?#24597;的?谣言终究是谣言。”

    ?#25198;?#32599;,记得多做善事,行善积德;能帮的上的咱就帮人家一把,准没错!有句话叫什么来着?#20426;?#22909;人一生平安’,呵,你做过什么,老天爷都看着呢!那好人,老天都帮着他,那造?#22235;?#30340;,呵,看着吧,迟早是要遭报应!”

    ?#25198;?#32599;,听爹说,这昧良心的事啊,咱不能做……”

    ……

    ==============================

    “爹!我错了!我错了!爹——”

    我在床上打着滚,大喊道,满面的泪水已与汗水混到了一起,都是咸的,分不清的苦涩。

    爹,你可知道,这昧着良心的事,女儿做了多少次!

    助纣为?#21834;⑸思?#26080;辜!女儿愧对于您啊!何以有颜面对的起地下的?#20982;?#21015;宗!

    我大哭,哭的昏天黑地、哭到天旋地转,?#36335;?#35201;将毕生的力气?#24049;木?#20102;。直到一团?#26082;?#20303;了我的嘴,可眼泪却夺眶而出。

    我停下来,顿感头?#25991;?#30505;、眼冒金星;头好疼,疼到像是要裂开似的。往事一?#33618;?#22312;眼前浮现,亲人的眼神、父亲的审视,还有那些垂死挣扎的人…

    无数人的声音在我的耳边重复着‘苦海无?#27169;?#22238;头是?#19969;?#30340;话,像是在念经一样,头昏欲裂的我只求速死,那?#35789;亲?#22909;的解?#30505;?/p>

    不要!不要!!!

    我想大叫,可嗓子像被卡住了似的,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我痛苦的挣扎着,企图摆?#30505;?#21487;那缠人的经文还在耳边穷追不舍,似是要和我一起走向地狱!

    回头!回头!!如?#25991;?#22238;?又如何回!

    这是我的?#21738;В?#22810;少次想要逃避,却不得不面对…那么,今天就做个了断好了!

    只是,爹…对不起,女儿终是要让您失望了!

    我不再挣扎,眼皮渐渐沉了下来,口中的?#32426;?#20063;被取出。

    意识渐渐模糊,我陷入?#20102;?#20013;,最后的一刻,还在喃喃自语。

    “爹,女儿不孝…”

    雨下了一夜终于是停了,凌岚再过来的时候,摸摸头,烧已经退了。

    我醒来,看向窗外,寅时多了。

    脑海中还是?#29030;?#30340;,无意识的起床梳洗。

    日出晨辉,我在一瞬间做出的决定,已然顿悟。

    杀人灭口,无情无义,六亲不认,冷血残酷……好!我都认了!

    坏事我来做!骂名我来担!千刀万剐又有何惧?永坠地狱?#36824;?#19968;瞬!

    我阿琪本就不是善辈,何苦去?#26412;?#23376;?做个彻头彻尾的伪小人又有何妨!

    以暴制暴,杀戮之道!即使满手血腥又能如何?我意已决,天不可改!不问对错,只求本心!

    回头?呵呵…还有退路吗?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不如搏上一搏,且看究?#39038;?#36755;谁赢?

    逆天而行,那谁又是天?#20811;?#24212;天道,究竟是为了谁?

    梳好一个?#36777;?#30528;的随云髻,理理衣衫。我起身走出屋去,阳光幅射到我的脸上,映起一阵金色的光。

    阿妹,从今天开始,姐姐定会竭尽全力,为你的锦绣荣华铺平道路!前路漫漫,即使是死,也在所不惜…

    ?#25300;?#30340;罪孽,由我一人来偿还;我的一生,为所有我爱的人而活!”

    生命,不需要理由。将这样的担子肩负于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子身上,未免太过沉重。

    但阿琪不会被压垮,不为什么,只因她是阿琪

    她的双肩,可以支起天地!

    悟出了属于自己的道,少女阿琪,向着那未知的前路走去,不惜一切代价……

    “回娘娘,昨日奴婢归时正逢大雨,“奴婢参见贵妃娘娘。”

    我如同往常一样,迈着稳健的步子走入大殿,跪下身行礼。

    “起来吧。”

    等了许久,我听到了万贵妃的回应。

    我起身站好,不用抬头便感受到了万皇贵妃审视的目光。

    许?#20146;?#22812;刚病过一场,身子还未大好,所以脸色显得有些苍?#20303;?#21491;颊已经消肿了,但还是留下了一个?#28552;?#33394;的印记,标志着昨日在永寿宫的一?#24359;?/p>

    “昨天本宫命你去永寿宫,代为探视淑妃。怎么不见你来回话?#20426;?/p>

    万皇贵妃抬起头,开始盘问道。

    不及到永宁宫,便淋了雨,略感微疾。实是耽搁了差事,还请娘娘恕罪。”

    我跪地请罪道。

    “昨日的雨着实是挺大的。”

    万皇贵妃抿了口茶水,用略带着理解的口气讲道,“本宫知道了,这也不能全怪你,你且起来吧。”

    “奴婢谢娘娘体?#38534;!?/p>

    我再次起身,心中稍稍是松了一口气。

    “既然是身体抱恙,那就该好好歇着调养。本宫又不是不通人情的,苛待下人到连一天假都不许。”

    “娘娘仁慈,是奴婢不懂事。只是奴婢平日里常沐娘娘‘恩德’,自?#26412;⌒木?#21147;侍候娘娘,不敢因一时之际而?#20960;毫四?#23064;的‘厚爱’”

    ?#26131;?#19978;说着,心中冷笑。话虽如此,但如若我今日不硬撑着身子来当差的话,非得被‘仁慈’的贵妃娘娘千刀万剐不可!

    这就是宫里的主子们,一个个看?#26222;?#24515;仁厚,体贴下人?#30343;?#38469;上每一个是真正把我们这些伺候人的奴才们当人的。平日里打罚做惩即是家常便饭,在她们的潜意识里,这些宫女太监?#36824;?#26159;她们养着的一条?#32602;?#19981;,连狗都不如!是一群会说话的活牲口,只要她们施以一点小恩小惠,便能让我们感激涕零,当牛做马…真是可笑!

    拿着微薄的月银,吃着些残羹剩饭,每天低三下四提心吊胆的,干着最低贱的活计。活的还不如主子身边养着的阿猫阿狗地位尊贵,这就是宫女,真是悲哀!

    “来人,取二两?#35762;?#32473;琪掌宫。”

    万皇贵妃道,“该?#20849;?#36523;子了,这般瘦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本宫刻薄。”

    “奴婢?#36824;?#23064;娘。”

    “嗯。”万皇贵妃眯了眯眼,目光掠过那浅浅的印子,眼神有些复?#21360;?/p>

    “不知昨日上演的是何等戏码?姐妹相逢,一往情深…应是不错的。”

    我知道,这才是发难的开始。

    “奴婢不明白娘娘的意思。”

    我面无表情地说着,语气间没有什么情感的波澜。

    “哦?难道不是吗?#20426;?#19975;皇贵妃的话语中里暗含着杀机。

    “娘娘在怀?#33203;?#23138;的忠心?#20426;?/p>

    我抬起头,毫?#30343;救?#22320;对上万皇贵妃的眼睛,直视着她。

    “嗯?#20426;?#19975;皇贵妃有些诧异。

    我的脸上没有惧色,眼中一片清明。

    对视良久,却是无果。

    万皇贵妃第一次发觉,眼前的这个女孩,已是与当初不同。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变了,是什么呢?

    她不再是那个她用双眼一扫,便将她的小心思一览无余的阿琪了。

    她渐渐看不透她了,从前的阿琪,无论掩饰的多?#26149;茫?#20063;?#30828;还?#22905;的眼睛。

    原来,人是会变的。

    她在成长,在一天天的长大,从最初的懵懂少女而变得成熟,她学会了很好的掩饰自己的心思,不让外人察觉。甚至是她,也越发难看懂了。

    是啊,人总是会变的,正如同孩童总是要变成大人一样。
    那么,她还是她可以牢牢掌控在?#20013;?#30340;棋子吗?万皇贵妃的心中打上了一个问号。

    “娘娘还有什么吩咐吗?#20426;?/p>

    我打破沉默,开口道。

    “你…”

    万皇贵妃第一次感到像现在这样无力,她讨厌种感觉,她要的是主?#20303;?#26159;那种把握一切权利的掌控感,是的,她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女人,她?#19981;?#37027;种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将整个后宫掌握在手中,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成就?#23567;?/p>

    可如今,一个她亲手培养出的好棋子,却让她有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因为…从阿琪的瞳孔里,万皇贵妃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年的自己,也是这样的吧?#32771;?#23450;、果断,冷静的头脑,聪慧过人;还有着一丝狠绝,年轻的面庞似乎永远都不会有倦意,充满?#20998;?#30340;目光间已是可以独当一面了。

    还有…那张?#24120;?#37027;张漂亮的脸蛋,嗯,想她年轻的时候也是极漂亮的,是啊,那么漂亮……

    可是如今,她老了,老了。青春容颜不复,?#30343;?#19979;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的的痕迹。看着正当盛年的阿琪,万皇贵妃第一次感到了流年逝去、再不?#25462;?#30340;苍凉。

    万皇贵妃叹了口气,摆摆手,“下去吧,本宫累了。”

    “奴婢告退。”

    万皇贵妃就这样,呆呆地看着阿琪从大殿走出去。

    “年轻真好啊,真好…”

    万皇贵妃抚过面颊,喃喃自语。

    =============================

    出了永宁殿,阳光有些刺眼,我眨了两下眼睛,还是觉得有些不?#20303;?/p>

    不行,还是要去一?#26494;?#23467;局,弄清楚一些需要查证的事情。

    “那个人,还是太心急?#22235;亍!?/p>

    称?#21364;?#38081;固然是好的,只是有时候可能会适得其反,那边弄巧成拙?#22235;亍?br /> 作为掌宫,尚宫局应该是经常去的地方了。?#19978;?#25105;一年之中到那里的?#24503;?#21364;是寥寥数次,而且是在必须亲自去不可的情况下才会到那里。平时日常,居然都是差遣身边的人去。相比之下,倒是宫正处和尚食局这两处去的多一些。

    我知道,我不是不想,而是不愿意去?#24822;?#36991;着一些人和事,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终是得过且过了。

    但今天,?#20063;?#21457;现,原来有些事,真的是逃不掉的。

    那些陈年旧事,恐怕宫中不会有人再提及了吧?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

    因为…她们差不多都已经死了。

    这些年,碍事的人差不多除干净了。万贵妃给我的权利相当好用,利用?#25300;?#20043;便,将那些麻烦一点一点的清理掉,事儿做的倒是滴水不漏,以至于当年的事情,已经不会有多少人知晓。

    现任尚宫,也是这活着的知情人之一。?#36824;?#22905;比较聪明,知道我的底线,不去招惹我,便一直留着她好了。

    ?#36824;?#20170;天,我想是要会会这位荀尚宫了,希望她别让我失望。

    我漫自走在宫道上,抬头一望,不远处的轿辇正向我这边驶来。

    排场不大,只是四个太监拉辇,后面两个太监尾随,前跟四名宫女;还有一个个子高挑些的宫女,跟在一边,贴身伺候。

    近了、近了,眼看着快要到我的跟?#21834;?/p>

    怎么办?

    我用余光扫了一下四周;两边都是红色的宫墙,这是一条?#25163;?#30340;夹道,从开始到尽头没有一处岔口,当然,也很窄。

    绕路走是不可能的了,也避不开了。我索性不做它想,双眼一闭,迎难而上。

    轿辇在离我约有一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大胆,居然敢冲撞淑妃娘娘的轿辇!”

    那为首的宫女呵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跪下身行礼。

    “奴婢参见淑妃娘娘。”

    我表情平静地说着。

    “奴?#20037;?#26151;,惊扰?#22235;?#23064;凤驾,还请娘娘恕罪。”

    “冒昧?无故冲撞凤驾,岂是一句‘冒昧’便可以遮掩过去的吗?#20426;?/p>

    说这话的便即是那身旁贴身侍候的,身上的宫服比其他宫女的?#19976;?#35201;深些,应是掌事一类的了。

    “来人,?#26085;魄?#19977;十再说!”

    那宫女见我未曾开口,便接着发令道,神色间掩饰不住的得意。

    我见此不禁冷笑,呵,当我阿琪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吗?好一个狐假虎威的狗东西!

    这几天,皇上夜?#39038;?#22312;永寿宫,奇珍异宝赏赐颇多,而未得召见过万贵妃一次。这宫里的人惯是会捧高踩低的,见万贵妃失势,而淑妃却正得盛宠,便都跑去巴结,一时间永寿宫的门槛都快被压扁了,而永宁宫却是冷冷清清,不见一个?#35828;?#38376;上访的。

    若是往常,那宫女区区一个掌殿,?#27597;?#21644;我这个掌宫叫板??#36824;?#26159;借着主子的势,助长自己的嚣张气焰罢了。

    “放肆!”

    我用嘶哑?#32479;?#30340;嗓音道,这一场烧的,连嗓子都有些倒了。

    “你、你说谁放肆?#20426;?/p>

    那宫女本就心有些虚,但还?#20146;?#30528;胆子回击道。

    ?#20381;?#21756;一声,眼中尽是鄙?#27169;?#23601;凭着这点能耐,顶多唬唬人罢了,?#36824;?#26159;外强中干的绣花枕头,真不是可用之材。

    “不知道内训处的姑姑是怎么教你?#23138;?#30340;,”?#19968;?#32531;道,不紧不慢地接着讲,“主子还没开口呢,哪轮到你一个小小奴才发话的份?#20426;?/p>

    “再说我若是真的有过,论宫规,也该由淑妃娘娘来定罪。”

    我抬起头,双眼直视着那宫女,瞳孔里?#24178;?#20986;几分阴冷。

    那宫女打了个寒颤,明明是盛夏,她却?#36335;?#32622;身于冷窖里一样,瑟瑟发?#19969;?/p>

    “你倒是好,该操心的、不该操心的,都一块管上了…是想要越苞代俎吗?#20426;?/p>

    我轻声说着,但那话语却让人不寒而栗。

    ?#25300;?#25105;?#25671;⑽摇?#20320;、你…”

    那宫女的腿软了,语无伦次地讲道,连话都说不利索。

    脓包!

    我在心里骂道;就这点胆量,也敢在宫里如此的嚣张,目中无人。这样的人,我打心眼里的瞧不起,眼中的鄙?#27597;?#29978;。

    我阿琪向来只尊强者,只因在这弱肉?#28212;?#30340;宫中,想要把握自己的命运,只有成为强者。

    至于弱者,永远只会被人踩在脚下!

    想到这里,我的眼中又多了几分轻蔑。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20426;?#25105;的嘴角流露出不?#36857;?#30475;来你的?#23138;?#26159;白学了,难道你不知?我身为掌宫,论官职地位,可是比你一个掌殿要高多了。你见到上级,竟如此失礼,出言不?#32602;?#35813;当何罪?#20426;?/p>

    “看来你是想进一趟宫正处,让那里的嬷嬷好好?#25506;?#20320;如何做人!”

    我毫不客气地用略带威胁的口气结束了这一大段话。

    “不、不要啊——”

    那宫女听到‘宫正处’这三个字,顿时吓得直接跪到了地上,拼命求饶。

    “姑、姑姑,对、对不起啊姑姑…奴、奴婢真的不是故、故意的啊姑姑——奴婢…奴婢错了、、求姑姑饶、饶了奴?#26223;伞?#22993;姑,奴婢再、再也不敢了啊——姑姑!”

    我不再看她,这样软骨头的人,我没有半点兴趣。

    “够了。”

    我清晰地听到,一直沉默不语的织锦,终于开口了。

    我知道,其实我刚才的一番作为,?#36824;?#26159;想看看织锦会做何?#20174;Α?#33509;是平时,像那宫女宫女般势力的人,我向来是不?#27704;?#20250;的。

    只是现在,目的达到了,但我却高兴不起来..为什么呢?

    我的眼睛直盯着织锦;还是一个精致的‘朝?#24179;?#39321;’髻,几支金簪绾发,双耳坠一对指肚大小的东珠。一身淡粉长褙子,绢裙拖地,?#19976;?#36739;上衣略深。额纹?#19968;ǎ?#32032;面淡?#20445;?#26611;眉轻描,略施粉黛。面上有些许倦容,却难掩其清丽。

    “琪掌宫…”

    织锦起身,一步下辇。

    “对吗?#20426;?/p>

    她笑得温婉,眼睛看向我,那?#36335;?#21547;了水的眸子里也带着隐隐笑意。

    我退至路的一边,跪了下去。

    织锦朝我这边缓缓走来,我垂着头,只能看见那一?#27424;?#33394;的裙角。

    一步、?#35762;健?#19977;步。

    终于,映入?#24050;?#24088;的是那一片粉,还有那花绣,几乎遮天盖地。

    应是凑了近前的,我的脸几乎贴近?#22235;?#32482;裙,有一种百花香侵入了我的鼻子。

    ?#25300;?#36825;身边的丫头实是个不懂事的,在自己宫里还好,这一见了外人,便把?#23138;?#24536;了个?#27807;住!?/p>

    织锦轻脆空灵的声音在我的上?#36739;?#36215;,我呆愣了一下,甚至没有注意到她用的自称是‘?#25671;?#32780;不是‘本宫’。

    “还请琪掌宫看在本宫的面子上,饶了这不长?#20999;?#30340;东西一次吧。”

    这接下来的话语气变了,连自称也变回了‘本宫’。

    一瞬间,我有些?#24742;!?/p>

    “织…”

    我几乎脱口而出,却在同时,脑中一片空?#20303;?/p>

    “琪掌宫真是太失态?#22235;亍?br /> 织锦轻笑着,语气甚是?#32441;ぁ?/p>

    我略微抬头,还未看清织锦的?#24120;?#19979;颚便被狠狠抓住。

    那双手,是一双常年打着算盘的手,纤细?#23562;?#32780;保养得宜,很柔软。

    不像我的手,修长的手?#31119;?#19968;层皮肉包着硬邦邦的骨头,瘦到青筋突起。且是冰冷的,冷到要用别人的血来暖自己,用万皇贵妃的话说,就是一双天生适合握着屠刀来杀人的手!

    “只是本宫的名讳,又岂是你能叫的?#20426;?/p>

    “是…是,娘娘。”

    我闭上眼,回答道。

    “奴婢逾越了。”

    “为什么不敢看我?#20426;?/p>

    织锦?#27807;?#20102;声音,探下身轻声问。

    “奴婢…奴?#20037;?#26377;。”

    我睁开眼,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出半分情绪。

    “你怕了,你在怕什么呢?#20426;?/p>

    织锦的语气十分笃定,笑容中带着一丝自信,是的,她越发的青春焕然了;那么美,有那么娇艳,而气质中却带着?#36335;?#19982;生俱来的谦和随性与自然,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的那份素养,当真是像个大户人家出身的淑媛千金。

    “是纪绮罗,还是苏子琪?#20426;?#32455;锦俯下身,在我耳边,用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道。

    “本宫真不知道,万贵妃许给你了什么,”

    织锦的脸上带着恨意,接着道,“能让你对她死心塌地到到六亲不认的地步!”

    “好处?#20426;?#25105;突然笑了,嘴角带着一抹嘲意,“那自然是有的。”

    “当然了,”?#20063;?#19978;一句,“如果万贵妃给的,娘娘也能给的起…那么,奴婢自当为淑妃娘娘马首是?#21834;!?/p>

    我看着织锦阴晴不定的?#24120;?#24515;说这还?#36824;唬?#20110;是再添上一把火。

    奴婢…”我笑的如花?#27704;茫?#21482;认钱,不认人…要是价钱够足,奴婢什么都可以做的……”

    “淑妃娘娘,”我凑了凑,眼中的精明与?#39035;?#19968;览无余,“就没有什么要奴?#26223;?#24537;的事情吗?嘿嘿,奴婢可以便宜一点的。”

    “你下贱!”

    织锦的脸上终于挂不住了,之前努力维持的从容与镇定一扫而光。

    我倒在地上,一边费力的爬起来,一边带着不甘问道,“娘娘就真的没有吗?#39063;?#23138;都说了,可以为娘娘便宜些啊。”

    “你…”

    织锦抬手便又是一记耳光。

    “娘娘,这使不得啊——”

    一边的太监宫女看得是目瞪口呆,他们离得?#26174;叮?#26410;看清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听见我和织锦之间的对话,但看织锦这架势,便是?#36861;?#20026;自家主子捏了一把汗。

    “淑妃,这打狗还要看主?#22235;兀 ?/p>

    一众?#35828;然?#22836;,见不远处十余名宫女行仗,数太监拉辇,声势?#39057;礎?/p>

    坐在轿辇上的自然是万皇贵妃,后宫之中,能撑得起如此架势的人,还能有谁?

    “臣妾参见贵妃娘娘——”

    织锦不紧不慢地行了礼,丝毫没有惊慌之色。

    万皇贵妃今日梳得是个‘?#28860;?#39675;’,一身湖?#24694;?#23376;,?#36947;?#36731;纱百褶裙。鸽血红宝石做?#21361;?#32511;碧翡翠当坠。金手?#24661;?#29577;如意,周身的珍珠装点,颗颗饱满?#19981;?#22836;上更是布满金钗花钿,压髻的是一支?#21898;子?#20964;簪,凤眼的位?#23391;?#20102;颗红?#27721;?#29664;,展翅欲飞、栩栩如生。

    “臣妾早闻贵妃娘娘的名讳,今日能得一见,真是臣妾的无上荣幸。”

    织锦福身又是一礼。

    这‘无上荣幸’是什么意思,众人都心知肚明。

    新妃册立,拜见过中宫之后便要访问高位妃?#20254;?#22240;此第二日织锦便来到永宁宫前登门拜访,一直从清早等到傍晚时分才得一句‘贵妃娘娘已经歇下了,还请明日再来。’的回复,隔天再来,照样如此。宫中诸人听闻淑妃上访万贵妃吃闭门羹的事情,便知万、淑两妃已是势成水火,自然乐的看这场好戏。

    万皇贵妃虽年老色衰,却多年来深得盛宠,冠绝六宫;而淑妃则是皇上的新宠,奇珍异宝赏赐无数,略有万皇贵妃之势。

    一个年轻貌美,正当妙龄,亭亭玉立;一个虽已是半老徐娘,却风?#23244;?#23384;。新欢旧爱之间,皇上会选哪一个呢?#24656;?#20154;猜测道,私底下议论?#36861;住?#34429;说宪宗帝并未对此表过明确的态度,但宫里人多口杂,本就是是非之地,传言趣事,是宫里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那些宫女太监们,日复一日的在这死气?#33080;?#30340;后宫中?#22949;?#30528;。唯有在谈论这些与他们的相干而又不相干的宫廷秘闻,给他们枯燥的生活带来些许乐趣。

    而这一次,则是万、淑两妃的第一次的正面交锋,在场的宫女太监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都带着一丝好奇心坐观两妃的表现。这可是他们当完一天的差,回去之后的一个不错的谈资。

    ?#21834;?#33635;幸’?本宫可没瞧出来。”

    万皇贵妃理了理衣袖上的皱褶,抬起头上上下下将织锦打量了一番,这才冷哼一声。

    “本宫只看见,淑妃你打了本宫的人。那架势…啧啧,当真是威风的很呢!”

    “臣妾只是在?#24466;?#19979;人,教她们懂一点?#23138;亍!?/p>

    织锦说着,语气甚为轻松,?#22836;?#33509;是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一样。

    “哦?是吗…”万皇贵妃接着道,“那本宫也告诉你,本宫的人,本宫自会管教,用不着淑妃你替本宫操心!”

    “臣妾身为后宫嫔妃,自当为娘娘分忧。”

    织锦不温不火地讲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偏生就是让万皇贵妃挑不出一丝错处来。

    “分忧?好啊!好一句‘分忧’!”

    万皇贵妃不怒反笑,只是那笑也是带着讥讽的?#29022;?#30340;。

    倒是她先前小瞧了这个淑妃,本以为只是个虚有其表的绣花枕头,却不想也是个难缠的。

    这般气度,恐怕并非池中之物,假以时日,难保不会在这后宫之中掀起大风浪来。

    而现在,还嫩了些,那就要在她还未成气候之前,除去了她。免得让这勾引人的狐媚子活生生?#24213;?#20102;皇上的心!

    想到这里,万皇贵妃的眼神中便又多了一抹狠利。

    见深是她的,谁也别想夺走!周太后不可以,眼前这个狐狸精更不行!

    “本宫看淑妃是活的太安稳了…”万皇贵妃的语气里带着胁迫,“都不知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了吧!”

    显然,这是在拿淑妃的宫女出身来作文章。

    “古人云:‘生于忧?#36857;?#27515;于安乐’。臣妾知道自己是谁,更记得这句话。所以时刻小心…提防着?#26377;呢喜?#30340;人。”

    “至于那些流言蜚语,呵呵。”织锦笑的坦然,“万贵妃在宫中几十年都不怕了的,臣妾怕什么?#20426;?/p>

    “贵妃娘娘,您看臣妾说的是吧?#20426;?/p>

    “你!”

    万皇贵妃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的漏洞之处。

    纪淑妃是宫女出身,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宫里人也没忘记,如今不可一世的万皇贵妃,当年也?#36824;?#26159;个供人驱使的宫女。

    无论是后宫还是民间,‘身份’二字是印在一个人身上永远的烙印。

    你是什么样的出身,便是什么样的命。一个刻入贱籍奴才,哪怕是翻了身,当上了主子,也改变不?#22235;?#30340;出身。就像大户人家的丫鬟,就是被纳为了妾室,甚至是抬为了夫人,成为正室,也终究是低人一等,遭人耻笑的。

    ?#21688;?#30340;刘玉娘,为了坐稳皇后之位,甚至做出认他人为双亲而将生?#22919;?#20043;门外。只因其父是一个下九流的江湖艺人,让她觉得面上无光。生父见女儿如今谋得?#36824;螅?#20415;来认亲,而玉娘却对高宗言‘亲父早逝,此?#22235;?#20551;冒者’,将生父一顿?#22812;?#26292;打,赶出皇宫。

    如若不是一句‘生于忧?#36857;?#27515;于安乐’万皇贵妃都快忘记了自己也曾是这宫中数千蝼蚁中的一个,那样渺小、那样?#25300;ⅰ?/p>

    果然是安逸荣华的日子过多了,便开始麻痹大意起来了,殊不知宫中?#23545;?#27809;有想象中的那么太平,还有太多太多的敌人需要清理,她怎就能放松警惕呢?

    看来淑妃是对本宫有什么不满,这话说的,?#39038;?#26159;积怨已久的样子呢?#20426;?/p>

    万皇贵妃这明摆着是要?#20063;?#20102;。

    “臣妾不?#25671;!?/p>

    织锦一脸谦卑的再度接?#23567;?/p>

    “是不敢?#20426;?#19975;皇贵妃别有深意地向淑妃头去一?#24120;?#36824;是不敢说?#20426;?/p>

    “贵妃娘娘体恤臣妾,臣妾没有任何怨言。”

    “可据传闻所言,好像不是这样啊。”万皇贵妃似乎意有所?#31119;?#26412;宫听说淑妃对本宫未曾踏足永寿宫探询,颇有微词?#20426;?/p>

    万皇贵妃这话说得巧妙,一句‘颇有微词’便可以轻易将织锦治一个‘持宠而娇,目无尊上’之罪。而无?#22737;?#38182;否认也好、辩白也罢,这罪名却?#20146;?#23454;了的,再多辩解也成了欲盖?#32456;謾?/p>

    “贵妃娘娘都说是传闻了,那便不足为信。”

    织锦不假思索道,“古有‘三人说虎’,足见人言可畏。定是那别有用心的人想从中挑拨。贵妃娘娘明察秋毫,想必不会轻信小人所言。”

    万皇贵妃的脸上挂不住了。

    “其?#30340;?#23064;不必亲临臣妾宫中。”

    织锦接着说道。

    “就像昨日那样,娘娘只需派条‘狗’来——也是一样的。”

    诸人听到此言皆忍着表情,生怕一个不小心便笑出声去。

    万皇贵妃与‘狗’怎么能是一样的呢?这不是将万皇贵妃与狗归到了一个地位上去了吗?

    “好一副伶牙俐齿!”

    万皇贵妃的脸上终于有了怒色,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贵妃娘娘谬赞了。”

    织锦再行一礼,“臣妾只希望娘娘能管好自己的狗。”
    说罢,织锦朝我这边看来一眼,没有任何情绪。

    “别总是放出来嚷嚷,臣妾再不想看见她!”

    说罢,便转身,在宫女的搀扶下乘上轿辇。

    “承蒙贵妃娘娘让路,臣妾就先行一步了!”
    “起驾——”

    轿辇支起,拉辇的太监与随行的宫女一?#35762;?#20174;我的身边走过。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22737;?#38182;,却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是那样的陌生。

    再也没有那种熟悉的感觉了,是什么变?#22235;兀?/p>

    曾经的亲姐妹如今却形同陌路…对呀,是我一?#25191;?#25104;了这一?#23567;?/p>

    难道?#26131;?#38169;了吗?我不应该这样?

    不,只有这样,才可以…

    斩?#22799;亲?#21518;一丝情分,我,阿琪,算是真正没有了弱点。

    我不断地在心中告诉自己,我必须要这样,必须要让万皇贵妃看到我们姐妹决?#30505;?#22905;才会放心,才会放心……

    我深知,这只是一个开始,只是我计划的第一步,接下来的道路,将会更加的难走。

    阿妹,原谅姐姐的无情,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姐姐的良苦用心…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疼;为什么,会这么冷?

    是啊,明明是夏天的,可我的心好冷,好冷,好冷……

    行至慈宁宫前,早已等候多时的宫女见织锦,不慌不忙,只是上前一步行礼。

    “奴婢参见淑妃娘娘。”

    那宫女行了个常礼,起身对织锦道。

    “太后知道淑妃娘娘来,早早便命奴婢在?#35828;?#20505;。”

    说罢,甜甜一笑,给人带来了不少的好?#23567;?/p>

    “淑妃娘娘,请吧——”

    织锦好似想到了什么,欲言?#31181;梗?#19981;禁?#20037;肌?/p>

    “娘娘。”那宫女倒是?#24179;?#20154;意,“皇上没到,您是…?#20426;?/p>

    织锦正欲开口,便听太监一声唱礼。

    “皇上驾到——”

    一行人转身,见不远处圣驾缓?#27827;?#26469;。

    宪宗帝一袭明黄,行至此,众人?#36861;?#34892;礼。

    “臣妾参见皇上。”

    织锦的表情?#25351;?#20102;常态,还是那副清冷的样子。

    “免礼。”

    宪宗帝冲着织锦摆了摆手道,“不用太拘着。”

    “是,皇上。”织锦起身,“但礼数不可改。”

    “其实只是寻常的小聚而已,主要就是母后想见见你。”宪宗帝走近了道,“不用太过紧张,放松些,母后不会为难?#22235;?#21435;。”

    织锦没有说话,低着头。

    “你呀,就是平时?#23138;?#24815;了,这一时半会的,还真是改?#36824;?#26469;。”

    宪宗帝摇摇头,挽起织锦的手。
    “行了,走吧。”

    “是。”

    那宫女应了一声,便走在前面引路。

    “自然点,母后一向?#19981;?#28113;娴大方的女子。”

    宪宗帝凑到织锦的耳边,小声道。

    织锦没有说话,任由宪宗帝拉着,也不做何?#20174;Α?/p>

    “从来没见你笑过。”宪宗帝看着织锦毫无情感的?#24120;?#20107;实上,他的?#39134;?#35265;织锦有什么别的表情,她?#36335;?#23545;一切都是冷淡的,漠?#36824;?#24515;的样子。只有在少数情况下,会流露出真实的感受。

    例如上次在花房,织锦一反常态地搭了他的话,还和他谈论诗词,好像对此很感兴趣的样子。

    那天,宪宗帝才知道原来她?#19981;?#30340;花是蔷?#20445;?#26368;?#19981;?#30340;诗是谢朓的《游东田》。

    这时,宪宗帝才发现他对眼前女子相关的一切几乎是一无所知。

    没有情,又怎会上心?不在乎,又怎会怜惜?

    一瞬间,宪宗帝突然发觉,自己是不是有些自私?

    还是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

    有几分后悔的宪宗帝不禁握紧了织锦的手,?#36335;?#36825;样就可以减少他内心的愧疚。

    等事情一结束,他便好好补偿她好了,起码他给了她一个名分,这就已经够不错的了。像以往的那些女人,有好多连个名分都没有,就那样不声不响的死了,那样凄?#25671;?/p>

    “你笑起来一定很美。”宪宗帝看了看织锦瘦削的?#24120;?#19981;知为什么,这张脸总是红润不起来,那样苍白的,带着郁郁寡欢的神情。

    可她有什么不开心的呢?他封了她做淑妃,许她一世荣华;住在宽敞舒适的宫殿里,锦衣玉?#22330;?#22320;位尊贵,再也不用干活、再也不用过宫女的清苦日子。他自认为已是?#25163;?#20041;尽,可他不明白,她就是不肯对他笑呢?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一只笼中鸟是怎样的感受。

    织锦不?#19981;?#30343;宫,从她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便讨厌这里。那朱红的宫墙是用多少人的鲜血染成的;那四角的天空永远都是灰色的,没有一丝云彩。

    一堵高墙禁锢人们的思想,无边的黑暗吞噬了所有人的灵魂。于是他们便都成了行尸走肉的活死人,在这里,人活得不像人,活的没有一点阳气了,倒不如鬼?#24184;!?/p>

    织锦不?#19981;?#36825;个地方,却要被迫着接受,因为她必须要活下去,在这里,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整整四年过去,织锦盼着出宫的那一天;是的,王皇后告诉过她,?#20154;?#21040;了二十岁的时候,便恩准她出宫。

    十六岁、十七岁、十八岁…终于到了十九岁的生?#20581;?/p>

    织锦好似看到了,那梦里的故乡在一?#35762;?#21521;她走了,近了,更近了。

    她?#36335;?#30475;到了爹娘的影子,还有家中的弟弟妹妹。

    可命运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她居然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宫中万众瞩目的淑妃,万千荣耀带给她的是无限杀机。

    亦如身侧的宪宗帝,天子之?#25484;?#26159;她?#25300;?#30340;地位可驻足的,她由最初的惊慌、迟疑、?#24742;!?#19981;知所措……到现在的淡漠。

    九五之尊对于她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俯?#20048;?#29983;,只可仰视其光辉。而她算什么?没有清白的家世、显赫的出身,一介?#20197;?#20043;女,凭什么承蒙圣上垂怜?

    宫中诸人是如何说她的,她自己再清楚?#36824;?#20102;。

    但她只能接受,接受这样的生活,接受随之而来的一?#23567;?/p>

    姐姐的绝情让她?#27807;?#22833;望了,她明白,举目无亲的自己想要在这宫中活下去是多么的艰难。她不再相信任何人,她只信自己。活下去,为了逝去的亲人,也为了自己。

    靠任何人都没有用了,她只有靠自己。

    她不愿去刻意的讨好宪宗帝,强颜欢笑,她也从未讨好过任何人。她有她的尊?#24076;?#23613;管在这宫中最不值钱的便是人命和尊严。

    绮罗与织锦,最大的区别是,前者为了活着抛弃了尊?#24076;?#30475;着被践踏的尊?#21916;还?#19968;?#36857;?#25302;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冷笑,用狂妄掩饰着内心的脆弱;而后者,则是深刻在骨子里的自卑,希望有尊严的活着,小心翼翼地维护着?#20146;?#21518;底线。

    绮罗是刚,锋芒?#19979;叮?#23574;锐而?#26223;痢?/p>

    织锦是水,娴静柔美,内敛而自?#21834;?/p>

    她们亦是棋子,棋盘上一黑一白两枚棋。

    正负两极,她们的命运也正如磁石一样,系在一起,无法分开。  

    周太后?#23545;?#20415;看见宪宗帝挽着一女子的手向凉亭这边走了过来。

    那女子不必说,自是淑妃。周太后虽说面上神色未露,但心中却是悬着半根?#25671;?/p>

    “玲珑。”

    那唤作玲珑的女子个子高挑,面容沉静,侍候在周太后的身旁。

    “太后可有什么吩咐?#20426;?/p>

    “哀家…”周太后略有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不安,“哀家就是不太放心,毕竟…”

    “人都领来了,太后还有什么不放心的?#20426;?/p>

    玲珑笑了笑,双?#31456;?#20986;一个浅浅的酒?#36873;?/p>

    “皇上都十多天没去过永宁宫了,连那位送到御书房的补汤都一并拒?#22235;亍!?/p>

    玲珑说话的声音很轻,却吐字清晰。一字一句都圆润到没有半分棱角,柔和的语调确是应了‘如沐春风’一词,让人听起来无比的舒服。

    “有这档子事?#20426;?#21608;太后带着几分疑?#27424;?#38382;道。

    “当然了,太后娘娘。”玲珑?#32441;?#22320;眨眨眼,“难道太后不知道?皇上最近终于肯把心?#25380;旁?#26397;政上了,每天批折子到深夜,可辛苦的很——”

    “这孩子!”周太后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他就不怕把自己累着了,这一连几个时辰的,身子哪吃得消啊。”

    玲珑忍不住?#20013;?#20102;,嘴角微微上扬道,“太后不是常念叨着要皇上勤于朝政吗?怎么,现在皇上要‘励精图治’了,您反倒又愁起来了。当真是关心则乱呐。”

    “哀家这不是关心嘛!”周太后忧虑道,“常言道,‘儿是娘的心头肉’,皇上要是把自己的身子搞垮了,哀家这个做娘的能不心疼?#20426;?/p>

    玲珑笑而不语。

    “儿臣参加母后——”

    宪宗帝屈膝行礼道。

    “行了,这儿又没有外人在。”周太后见了宪宗帝面有喜色道,“还不快过来?母后都好多天没见过你了?#35805;Γ?#20320;这孩子也不知搞什么名?#33579;?#32610;了,来让母后看看,哀家的皇儿瘦了没有?#20426;?br /> “母后——”

    宪宗帝不动,依然是挽着织锦的手。

    “臣妾淑妃纪?#24076;?#21442;见太后娘娘——”

    织锦?#23138;?#22320;行了个礼,低着头,安静地呆在原地。

    “抬起头让哀家看看。”周太后?#25351;?#20102;太后的威仪,沉声道。

    织锦抬头,那张略显苍白的脸虽瘦削,却难掩其绝色。

    明亮的眸子注视着周太后,秀丽的容颜阻挡不了的,是那份浑然天成的气韵。

    就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无瑕而带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抬起头让哀家看看。”周太后?#25351;?#20102;太后的威仪,沉声道。

    织锦抬头,那张略显苍白的脸虽瘦削,却难掩其绝色。

    明亮的眸子注视着周太后,秀丽的容颜阻挡不了的,是那份浑然天成的气韵。

    就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无瑕而带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啧啧…这丫头生得倒是标致,”周太后微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眼角带着几?#20013;?#24847;,“倒也不枉皇儿把你夸的跟天仙似的,哀家本还不信呢,现在看来真是个可人儿!”

    “太后娘娘谬赞,”织锦神态自若,?#36335;?#27809;有听见周太后的话一样,“臣妾蒲柳之姿,能伴皇上身侧已是三生有幸,不敢当得起太后夸?#34180;!?/p>

    “这孩子呀!”周太后哭笑不得,“就是太?#23138;?#20102;,皇儿呀,你带来的这丫头倒是和哀家年轻的时候的性子似的,说话小心的很!”

    “怎么,母后不?#19981;叮俊?#23466;宗帝挑了挑眉。

    “?#19981;叮不叮?#27597;后欢喜得很呢!”

    周太后笑着拉过织锦的手道,“来,丫头,坐下来说话。都是自家人,别拘着。”

    宪宗帝听到‘自家人’三个字,这便意味着周太后认可织锦了,心里也便松了口气。

    本来?#21476;?#32455;锦这幅沉闷的性子会不讨喜,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倒是多余的了。

    ?#25226;?#22836;,不知道年岁多少了呀?#20426;?/p>

    “十九。”

    “十九?比皇儿小了三岁。”

    ?#23433;还?#20063;不小了。”周太后一脸的期望,“可得努力了,要不再过两年可就不好生养了。”

    “母后——”
    坐在一旁的宪宗帝无奈道,“您说点别的不行吗?#20426;?/p>

    “哎,你这孩子,哀家这可是为?#19968;?#23478;的子嗣着想!”周太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哀家告诉你啊,平时可要多注意着点,多‘走动走动’,免得那‘风言风语’的闹到前朝去!”

    “?#21462;⒖取?/p>

    正在喝茶的宪宗帝被呛着了。

    哎,丫头,你这祖籍是哪里?#22235;牛俊?#21608;太后问道。

    “广西。”

    “广西…”周太后?#36335;?#24819;到了什么,?#20102;?#20102;一阵。

    “臣妾是贺县一带的,小地方,不足挂齿。”

    “贺县?那你就不是…”

    “是,臣妾不是汉人。”

    “哦?#20426;?/p>

    “回太后,臣妾是瑶乡的。”

    “呵,哀?#19968;?#20197;为?#20146;?#23478;的呢,原来不是啊。”

    “嗯。”织锦含糊地应了一声。

    “?#19978;?#20102;…”周太后摇摇头,“不对…不是她,这年岁对不上…”

    “嗯?#20426;?/p>

    “?#30343;?#20040;,”周太后摆摆手,“哀家只是想起了一?#36824;?#20154;。”

    “哦,”织锦再次低头,“臣妾唐突了。”

    “无妨,”周太后?#25351;?#20102;常态。

    “那你?#20381;錛依?#36824;有什么人?#20426;?#21608;太后接着问道,“比如说…向姊妹之类的?#20426;?/p>

    “姊妹…”织锦的眼神黯淡了一层,“臣妾是有个姐姐,?#36824;?#8230;”

    ?#23433;还?#20160;么?#20426;?br /> ?#23433;还?#24050;经故了,嗯,很早的事了。”

    “这样啊。”

    周太后便不再提了,翻过了这一?#22330;?/p>

    接下来,气氛便轻松了许多,婆媳相处的及其融洽。

    “那天各家各户要?#22868;Α?#26432;鸭、捡田螺、捉泥鳅来祭祀牛?#28014;?#23558;牛鼻圈脱下,连同三块石头、三个桃子、三个象征牧童的小稻草人装进竹篓挂在牛栏上,俗称‘保牛魂’”

    织锦带着一丝落寞地回忆着记忆中的家乡,讲道。

    “这个牛节倒是听起来有点意思。”周太后颇有兴趣道,“居然不能对牛高声?#27721;齲?#36824;不能用鞭棍打牛!一个用来耕作、给人干活的牲畜,还要?#35828;?#39321;放炮、好吃好喝的供着——当真是稀奇了。”

    “这是瑶人的传?#24120;?#20063;是贺县一个满隆重的节日。”织锦接着道,“每年夏历的四月初八是牛的生日,所以,人们将这天作为牛节……”

    “呵,真是奇怪的很?#24674;?#26085;不杀猪,鸡日不?#22868;Γ?#29275;马日不买卖牛马。瑶乡的节还给那鸡儿狗儿设个,那汉人的节你们过不?#20426;?/p>

    “像上元、清明、重五…这些也是过得。只是和汉人不一样罢了。”

    “那盘王节又是什么?说来给哀家听听?#20426;?/p>

    “是这样的….”
    ……
    “看来母后见了淑妃心情很不错呢。”

    坐在一旁被冷落了的宪宗帝手握茶盏,嘴角上挑。

    “那就让母后再高兴一阵子好了,”宪宗帝自言自语道,“毕竟上次…话说的是有些重了。”

    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盘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没有胜负的。

    既然陷入了僵局,那便由他来打破这个局面好了。
    我失魂落魄地瘫坐在地上,神情寂然。

    “没用的东西!”万皇贵妃阴毒的眼神看向我,狠狠地啐了一口。

    我没有说话。

    万皇贵妃看我的的眼神充满了厌恶,轿辇复起,不再理会?#25671;?/p>

    待那轿辇?#24615;?#20102;,?#20063;排?#36215;身来,也?#36824;?#34915;裙上的?#23601;粒?#32780;是半跪着,行了个礼。

    “奴婢恭送贵妃娘娘——”

    我的声音里毫无感情,实际上也不需要感情。

    阳光照射到我的脸上,眼前的景象有一些模糊,我不禁揉了揉眼睛,再眨眼,还是看不清楚。

    朦胧的视野,伴随着头部的阵阵眩晕。嗯,这双眼看来是要坏掉了。

    可笑?#19968;?#26410;到垂暮之年,便老眼昏花了?当真是荒唐的很,应是病未大好,身子还虚着的缘故吧。

    我继续向前走,通往尚宫局的路,我闭着眼睛都可以走到那里。

    只因那条青石铺成的偏僻小道,有太多次走在上面了,就连我的脚也对它无比的熟悉。

    是啊,太多次太多次了,连我自己都数不清。

    宫道的两旁是朱红的宫墙,身着各色?#23478;?#30340;宫女,低着头走在道边,静静地,就连脚步声也几乎是听不到的。

    贴着墙边走,难免会踩到那些?#28044;油?#27964;的地方,犄角旮?#21246;?#19968;小摊一小摊的积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只消一个上午便可以干了的。那时候负责?#21491;?#30340;小太监会出来,把那些雨后的?#21999;⒊就?#28165;扫掉。

    道路中间是给主子?#20146;?#30340;,而下人,便只能走路的两旁。无声无息,来来往往。

    我很小心地避开那些水洼,免得湿鞋。已经很旧了的的黑布鞋好像有些开线了,回去得缝,只是针线盒子上次貌?#24179;?#32473;梓纯了,不知现在是不是还在她那里,想想便觉麻?#22330;?/p>

    唉,还是算了,凑合穿着吧。做奴才的,哪来那么多事。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便已经到了尚宫局?#21834;?/p>

    一抬头,木质的牌匾上‘尚宫局’三个字如此的陌生。印象中那块陈旧的、黑檀木制,行书?#25506;?#23383;体的牌匾已和那十年不再?#25462;?#30340;岁月一同消逝了。留下的是端正的桃木楷书,中规中矩的笔法,象征着另一个时代,另一个开端。

    我不禁暗自好笑,这个人,既然容得下那些注定无法改变的人和事,却容不下区区一块牌子!荀尚宫,?#35828;?#24515;胸,足以见得。

    我顺手拦下了一个正要往里走的宫女。

    ?#36133;?#23578;宫在吗?#20426;?/p>

    ?#21543;?#23467;大人在…?#36824;?/p>

    那宫女下意识地回答。

    “带我去见她。”我打断了她的话,毫不客气地讲道。

    ?#23433;还?#24744;是?#20426;?#23467;女还有点蒙。

    “永宁宫阿琪。”我的话向来简洁,“可以带我去见她了吧?#20426;?/p>

    “哦,原来是琪掌宫。”那宫女?#20174;?#20498;是挺快,不愧是在尚宫局当差的。即屈膝行上一礼。

    “奴婢溪客,是尚宫大人身边的婢子,姑姑若是有事找大人的话,请随奴婢走。”

    “好。”

    我便随她去了,这倒是方便。本想着是找负责的领事的,现在倒好,有人引路了,倒不必费那番功夫。

    尚宫局,六局之首,领司四;司记、司言、司薄、司闱。尚宫掌?#23478;?#20013;宫。凡六局出纳文籍,皆印署之。若征办于外,则为之请?#36857;?#29266;付内官监。监受?#28023;幸?#20110;外。

    这宫里,有多少人为?#22235;?#20010;位置争得头破血流,又有多少人为之而丧命。

    权利,地位,利益……多么让人向往,还有机会,出宫的机会,哪怕只有一丝一毫,?#19981;?#26377;人为之而疯狂。

    任何一个有着野心的宫女,?#23478;?#37027;个位置为目标。尚宫之位,谁不想得到?你只有去争,和所有人去争、去抢,不惜一切代价!

    当年的我,隐忍、筹?#34180;?/p>

    ?#19978;?#30340;是,那时?#19968;?#27809;有如今的狠,一念之间,败局已定。

    一步错,?#35762;?#38169;,满?#25506;?#36755;。

    但是我不后悔,假若时光还能倒流,我依然会像那样做。

    我被领到旁间,溪客推开门,招呼道。

    “请姑姑稍等一会,我去叫大人。”

    我默许,坐了下来,溪客提着壶,倒了杯茶。

    我拿起这细?#26432;?#20302;下头端详了一阵,茶水倒映出我的影子。

    莫名的,想起了一些往事,突然笑了。

    少年时的一个恶作剧,为何至今都记忆犹新?

    那掺了盐的茶水嘛,啧啧,亏她还能面不改色地喝下去。

    还说?#20063;?#27791;的好,要我也尝尝,我便信以为真的喝了。没想到刚入口便知上当了。

    那似笑?#20999;?#30340;样子,让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把杯子调个的。

    郁闷啊,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那时的我们,单纯无知,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斗争。

    ?#25300;?#23601;知道,你终究会来的——苏子琪。”

    ?#26131;?#36523;,沉默了一阵。

    “奴婢见过尚宫大人。”

    我屈膝行礼。

    “下去吧。”

    “是。”

    溪客行了个礼走了,屋中?#30343;?#19979;我们二人。

    “坐吧,?#36991;?#23578;宫笑了笑,?#25300;?#36825;里又不是宫正处,阴森森的。”
    我抬起头,没有情绪的眼睛在面前人的周身游走了一番,又低下了。

    “呵,?#36991;?#23578;宫自讨了个没趣,“其实,我是说——”

    ?#25300;?#26159;来谈条件的。”

    我开口,嘶哑的嗓音,似乎已经苍老。

    “开个价吧,荀尚宫,她想要什么?#20426;?/p>

    我再次抬头,目光直视着荀尚宫的眼睛。

    许是看出了?#24050;?#31070;中的认真,她反倒轻松了许多,脸上多了几分自在。

    “来,先喝茶。?#36991;?#23578;宫轻笑一声,将杯子递给我,“润润嗓子。”

    我没有去接,干裂的嘴唇紧闭着。

    ?#25300;?#20877;说一遍,我是来讲条件的。”

    我盯着荀尚宫的?#24120;?#19968;字一句地讲道,嗓子沙哑着,就连说话也十分吃力。

    “不急…?#36991;?#23578;宫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茶杯,?#25300;?#20204;可以慢慢聊——”

    “听着。”我皱着?#36857;?#24050;是不耐,?#25300;?#27809;有功夫看你摆龙门阵,最好给我痛快点!”

    “不然的话…会怎么样呢?#20426;?/p>

    荀尚宫听后,笑着反问道。

    “主动权可是在我的手上…苏子琪,你只能听我的。”

    “呵,是吗?#20426;蔽依?#31505;。

    “你背后的主子…要是知道你把事情搞砸了,会是怎样的结果?#20426;?/p>

    ?#25300;?#19981;明白你的意思。?#36991;?#23578;宫的笑容依旧。

    “那?#19978;?#20102;。”我起身,?#25300;一?#26159;去找别人好了。”

    “告?#29301; ?/p>

    “等等——”

    我刚走到门边,便被叫住了。

    “别急着走嘛。?#36991;?#23578;宫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表情,“其实我们还是有话可谈的,不是么?#20426;?/p>

    我停下脚轻哼了一声,一脸不屑。

    “那就拿出你的诚意好了,提醒你,我阿琪从来不是好糊弄的!”

    “可你如果不肯和我谈的话,又怎么能知道我的诚意呢?#20426;?/p>

    荀尚宫浅笑着,不动声色地将问题又绕了回来。

    很明显,此人善于?#31561;?#23376;,绵里藏针,让人稍不留神便掉进了她的语言陷阱里。

    对付这种人的最好方法便是在她给你下套之前,先一步开门见山,直接把话挑明,不让她有半点可乘之机。

    ?#19978;В?#25105;低估了眼前这位的?#38382;?#20854;之?#19981;?#22312;我之上。

    我盯着荀尚宫的脸看,?#36335;?#35201;看透面前人的灵魂一样。试图从她的眉眼中找出那一丝一毫的焦虑。

    但让我失望了,那张铺满脂粉的脸上只有从容,看不到半分急?#23567;?/p>

    我知道,我遇上了更难缠的对手。

    “好,”我嘶哑的嗓音掩盖了话语的情绪,?#25300;仪?#36319;你谈。”

    我这算是主动上套了吧,只是荀尚宫,假若我这么轻易便着?#22235;?#30340;道,那你未免太小看我阿琪。

    打太极,谁不会?别以为只有你精于?#35828;潰?#38463;琪不才,却也算是半个行家。

    就让你背后的主子,想借你之手探探我的深?#24120;?#37027;我不拿出点真东西,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吗?#20426;?/p>

    ?#23433;琛?#19981;错。”

    我放下杯子,半响道。

    “今年新进的西湖龙井。?#36991;?#23578;宫笑得自然,“觉得好便拿去些,我一会儿让溪客送去。”

    “的确是好茶,”我皱了皱?#36857;?#21482;是还欠些火候…”

    “溪客这丫头做事毛躁了些,沏不出好茶。?#36991;?#23578;宫也喝完了杯中的的茶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23433;还?#25105;手下还有个丫头名唤静客,倒是擅长茶道的好手。”

    荀尚宫的长相算不上是美人,可那一双眼睛却长得十分动人。

    妖媚…是,只有用妖媚来形容了。

    眼波流动,明媚善睐,顾盼间似有所语,?#36214;?#20986;万千风情。

    那份环绕于周身的气场,从容不迫,神态自若,?#36335;?#19968;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样子。将所有的妩媚都压了下去,并未消失,而是在不知不觉中?#26377;?#20161;眼中流露出来,仅仅是瞳?#26102;?#21487;勾人心魂,让人无法抗拒。

    这样的女人,恐怕?#20146;?#23450;无法平凡了的,只?#19978;?#37027;张脸生的太过普通。但这足够了,平淡无奇的相貌反而可以更好的映衬出那双杏眼。

    ?#21543;?#23467;大人身边的人自然都是可心的。”

    我漫不经心地说着。

    ?#23433;还?#24597;是都往永寿宫送去了吧?#20426;?/p>

    “如果永宁宫缺人手的话,那便遣些去好了。”

    荀尚宫轻易地绕开了我的问题,不留半点话柄。

    “呵,不必。”我轻哼一声,?#25300;?#23478;娘娘不习惯外人侍候。”

    “不知这个‘外人’?#20146;?#20309;讲?#20426;?/p>

    荀尚宫听出了?#19968;?#35821;的弦外之音。

    “没有什么意思,尚宫大人可别多心。”

    “那就好。?#36991;?#23578;宫笑着一笔带过,?#25300;一古络?#25484;宫对我尚宫局有什么误会,现在看来倒是我想多了。”

    “怎么会,尚宫大人,您难道信?#36824;?#38463;琪的为人?#20426;?/p>

    ?#20381;?#30524;看着荀尚宫?#20849;瑁?#28982;后接过杯子道。

    “瞧这话说的,倒显得生分了。”

    荀尚宫满脸笑意,放下壶,拿起了手中的杯子。

    “其实尚宫局和永宁宫的往来还是很多的,明里你是我的下属。但私底下,咱们还可做知交的。”

    我强压下恶心,硬生生挤出了一丝笑容来。

    “琪掌宫要是不介意的话,交个朋友又有何妨。”

    荀尚宫喝了一口手中的茶,复而带着那一成不变的笑容看向?#25671;?/p>

    无?#25285;?/p>

    我在心中?#24503;?#36947;,此人的厚颜无耻之处真谓堪奇!如此厚的脸皮究竟是如何修炼出来的不得而知,但这般死皮赖脸的粘着你,做着最无耻的事情,却?#36335;?#29702;所应当的样子。想要骂她一句却无从下口,为什么?#21487;?#25163;不打笑脸人啊!真是将‘不要脸’三个字做到了极致!

    ?#36133;?#23578;宫有此美意自然是好,但阿琪恐怕是受不起。”

    “这有?#38382;?#19981;起的?#20426;?/p>

    荀尚宫前一刻还是满脸笑意,后一刻脸便冷了下来,话锋一转。

    口气骤变,话语中隐有几分凌厉。

    “难道琪掌宫是不给我这个面子?#20426;?/p>

    我沉默了一下。

    ?#21543;?#23467;大人…?#19981;?#21507;鱼吗?#20426;?/p>

    我答非所问。

    “嗯?#20426;避?#23578;宫皱了下?#36857;?#37027;物有什?#26149;?#30340;?一股?#26377;?#21619;,挥之不去。”

    “是啊,鱼当然是腥的,”?#19968;?#26377;所?#31119;?#37027;捕鱼的人自然就免不了沾得一身腥?#19969;!?/p>

    “您说是吗,尚宫大人?#20426;?/p>

    ?#24050;?#30528;?#36857;?#21453;问道。

    是…?#36991;?#23578;宫听后愣了下,略微有一丝失神,但很快便?#25351;?#20102;常态。

    “理是这个理,话说的不错。”

    荀尚宫的笑容再次挂到了脸上,信心十足的样子。

    “但我更懂‘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

    我的嘴角微微上挑,带着玩味的笑问道。

    “那这条鱼您是钓着了…还是捞空了?#20426;?/p>

    “还没有,?#36991;?#23578;宫喝了口茶水,?#23433;还?#24555;了。”

    “真的吗?”

    ?#23433;?#38750;易事。?#36991;?#23578;宫杯里的茶尽了,“只因这鱼,可滑溜的很呢!”

    “是吗?#20426;?#25105;的眼神里带着些许惋惜,“那您可真是可怜…”

    我讥讽地笑道,“这手握鱼竿的是您主子,而您…充其量是那?#27807;?#27743;中的一根线罢了!”

    “也许吧…”

    荀尚宫的眼神中一闪而过的落寞,“各求所需而已,你不也是如此?#20426;?/p>

    ?#25300;易非?#21517;利…?#36991;?#23578;宫展开?#20013;模?#26395;着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脉络道。

    “你则有你的目的…如若我没猜错的话…应是她吧?#20426;?/p>

    “怎么可能呢?#20426;?#25105;一脸麻木,抬头问道。

    “得了吧,?#36991;?#23578;宫收起笑容,双眼里充满探询,“她是你最在乎的人…不是吗?#20426;?/p>

    我沉默。

    “你爱她,胜于爱自己,你连命都可以给她…就像当年一样?#20426;?/p>

    我垂下眼睑,不语。

    “果然…主子说的没错,?#36991;?#23578;宫苦笑,“她是你的死穴,你能蒙的过万贵妃,但你蒙?#36824;摇!?/p>

    “那是因为,她是你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了…对吗?#20426;?/p>

    我答非所问。

    “嗯?#20426;避?#23578;宫皱了下?#36857;?#37027;物有什?#26149;?#30340;?一股?#26377;?#21619;,挥之不去。”

    “是啊,鱼当然是腥的,”?#19968;?#26377;所?#31119;?#37027;捕鱼的人自然就免不了沾得一身腥?#19969;!?/p>

    “您说是吗,尚宫大人?#20426;?/p>

    ?#24050;?#30528;?#36857;?#21453;问道。

    下载APP客户端
    飞艇开奖结果APP
    <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
    <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