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

    鬼魅

    千骨
    西湖,粼粼波光遍是樓船歌舫漫出的燭紅搖影。妙齡女子的嬌小悉數可聞,風月恩客們肆意輕狂,醇酒佳釀、胭脂美色,便是西湖一貫風光。醉心,侵骨,銷魂。
    幽幽妃暄舫中,一纖纖女子霓裳待舞,細腰羅曼,長裙及地,外裹素紗,這便是我–千骨。
    我是醉仙舫一名舞姬,也是這江南舞中花魁,然這只我隱藏身份的手段。任誰也猜不到,傾國傾城的舞姬,是令江湖人聞風喪膽身的‘鬼魅’。
    至于鬼魅,是我在江湖的稱號,世人道,“鬼魅一出,閻王難護”。
    凜寒

    宛若阿修羅
    相傳印度神話黃總阿修羅一族
    男者面容丑陋
    女者妖嬈嫵媚

    她宛若阿修羅女神

    那個艷絕江湖的女子
    面似皎月 美眸如星
    輕聲淺笑 惹人憐惜

    同時也是那個江湖中的令人背脊發冷的女人
    鬼魅

    宛若阿修羅

    難以捉摸
    沒有人了解她
    江湖中不乏為見她一面千金一擲的人
    暗地下更不乏為其爭風私斗的人
    而我
    一個西湖邊平凡的小大夫
    遇到那個女人時 她身帶箭傷 鮮血染紅了她的輕衫滲透了她的指間 面頰慘白 汗如落珠
    我救了她 將她帶回西湖邊的醫廬
    六天之后

    我采藥回來發現她以醒來 依舊躺在床榻之上 聽到腳步聲 邊轉過頭望向我 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 很疲乏很冷清
    素顏憔悴 卻仍美若仙子
    “我昏迷了幾天?”
    千骨
    藍色帷幔周邊陳設舊,然一塵不染,窗邊桌上擺了些古卷,壁上“妙手回春”四個字強勁起筆略帶溫軟收勢。
    我醒來所看便是如此。不難猜出,這是家醫舍。
    與江湖冷血殺手較量,本以為是君子之斗,不料被暗箭所傷,幾近喪命。本以為死了的,卻意外被救了。
    用箭傷我的,不做他想,也僅毒王一人,能解了他的毒,必也不是平凡人。
    “說,你是誰?不說,我便要了你的命。”我起身拔出貼身短刀抵在他的脖子上,“別以為你救了我,就會消除我的戒心。”
    不料手上忽然沒了力氣,腳上一軟就要倒下,他反手扶住了我。倒是高估了自己的身子,方才受損不顧身體運行真氣,怕是動了傷處,想我名為‘鬼魅’,如今也淪為任人宰割之命。
    凜寒
    “姑娘 你怎么樣 姑娘”
    完全忘記她剛才短刀抵頸的一幕我趕緊扶住她纖弱的肩膀 她很輕
    抱在懷里就像抱著一只潔白的小天鵝
    一陣馨香飄入我的鼻中 我一時晃神忘記放手
    只聽她“啊”的一聲輕吟 我方才想起她肩胛箭傷未愈
    我急盲輕輕地扶她躺回床榻
    當我放下她時看她是否有恙時 我才發現她一直注視著我
    慌張的我有些許不知搜錯 于是急忙將被子拉到她的肩膀將她蓋起來
    “姑…姑…姑…娘 你…先休…息 我…我去為你煎藥”
    我匆匆走到醫廬外 輕風拂過我的臉 我方才發覺我的臉是滾燙的

    約莫一個時辰 草藥的清香飄散開來
    染得長衫上也盡是藥香
    藥已煎好我將藥倒入瓷碗中端至榻邊
    她依然看的我心慌 于是我把頭壓得低低的
    “姑娘 失禮了 我幫你喂藥”
    說罷 輕輕地扶起她靠在我的肩上 仿佛沒有重量一般
    她涼涼的額角碰到我紅熱的臉頰 頓時 我更覺面頰滾燙
    我擁著她 一手端藥一手持湯匙 稱起藥輕輕吹溫 送入她的嘴前
    她沒有反對 一言不發的讓我喂藥給她
    千骨
    他不會傷害我。我假裝無意探過他的脈門,沒有半點真氣,他不會武。
    幾日悉心照料,我撕裂的傷口幾近愈合。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叨擾多時,是時候該走了。”我提劍起身,對他抱拳,轉身走出醫廬。心中卻多了不舍。
    他沒有挽留,也是,幾日之交,又何來挽留之說?

    次日,回到醉仙舫。媽媽見我回來,一臉愁容被喜替代,“女兒啊。你這幾日可是去了哪里,客人們可是要我把我這船舫拆了。”我與她簡單交代了句,算是解釋。心里卻盤算著,冷血向來獨自一人行事,若只為取我性命,斷斷不會與毒王聯手,更不屑暗箭傷人。那知鬼魅與冷血比試之人,定知我是千骨。究竟是何人,又意欲何為呢?
    千骨
    夜半月圓,湖面漣漪片片,荷花深處,船舫之上,歌舞升平。
    我綢裹于身,腰束綾緞,近踝長裙起步曼舞,外素靚沐短紗,玉塑藕臂妖嬈可見。一曲‘長相思’終了,掌聲響徹云霄。
    這暗算我的人,見我還活著,今夜必定會出現。擺出舞姿的同時,作勢眼迷向臺下各處,見一男子眼神定定看我,眉眼堅定,卻不坦蕩。唇邊微啟,還尋你著么?

    臉雖陌生,眼神再變,卻也有似曾相識之感,這是…腦中浮現一人,舉止悠然,曾悉心照料我多日,救我于醫廬,居然,是他。
    凜寒
    “姑娘 許久不見”
    我輕輕地從長衫的袖子中取出一個竹筒
    纖長白皙的手指一邊緩緩扭開竹筒的筒塞放在地上
    一陣藥香擴散開來
    站起身來又從袖中掏出那張人皮圖
    圖上的鬼魅一如傳聞中 嫵媚妖嬈
    清冷的淺笑
    “鬼魅…呵呵呵 三千萬兩白銀的活捉賞金 死掉的只給三分之一 呵呵呵呵 盡管我不想群你的尸體 不過 我還是覺得 你做尸體時我會更安全”

    藥香散盡 鬼魅突然一聲慘叫
    在地面上狼狽的打滾 凄厲的慘叫響徹夜空與這寂靜的湖面
    鬼魅的口中鮮血噴涌 鋪灑在地面上 萬多梅花爭相斗艷
    我緩緩走過去
    蹲在鬼魅的身邊輕輕地撫摸著鬼魅青白的臉頰 她的臉頰不斷的抽搐 甚至有些猙獰 疼痛侵蝕著她的身體

    “呵呵呵 五毒尸香散 這種藥在六扇門那里被稱作瀛香 現在很痛嗎 從內臟到四肢的無力 一會兒還會更痛 你的肚腹會慢慢鼓脹 最后炸開 嘭 血肉四濺 但是你噴濺在周圍的碎肉血液會充滿異香”
    我攥起得五指猛然張開
    “就這樣炸開 呵呵呵 知道嗎 你不會死得那么快 你也很榮幸的能聞到那香 屬于你自己的香”
    說完 我拍拍鬼魅的臉
    “好美的臉 好可惜 我從不帶整個尸體回去交差”
    鬼魅憎恨的看著我 她兩眼寫滿惡毒的詛咒
    我依然微笑著
    “呵呵 一會兒我來鋸你的頭”
    轉身離開
    不過半柱香
    “噗嘭 ”“啪嘰”

    站在鬼魅的鮮血淋漓的尸體旁
    “嗯 就是這香氣 呵呵 好像多聞一會兒 呵呵 該鋸頭交差去了”

    我俯下身

    “嗤咔 嗤咔 嗤咔 嗤咔 嗤咔 嗤咔 嗤咔 嗤咔 嗤咔 嗤咔 嗤咔 嗤咔”
    千骨
    如玉肌膚一寸寸變紅,進而發紫,殷紅色的血液入煮沸的茶水般透過脈絡、滲出皮膚,渾身滾燙,如同焚燒,偏偏各處要穴受毒控制阻塞,真氣不得運行,運功逼毒絕無可能。
    我瞪著雙眼,憤恨看著他的臉,心里僅有的不舍全然被怨恨仇視替代。毒王,你果然是毒中之王。所制之毒,藥力皆為克制我的武功。三千萬,買我性命,也算值了。我怒極反笑,暗紅色血自嘴角流下,泯了去,與他直視。
    生為江湖血戰,死亦坦然無懼。
    一身青衣緩緩向我走來,手中白亮刀刃閃著嗜血的光,刀尖慢慢貼近我的脖頸,輕輕刺入,頓感皮膚被劃開,卻無痛感。

    ”冰蟬“果然名不虛傳,入膚微涼,所碰處,無需用力,肉徑自向兩邊散開,片刻才有鮮血滲出,流淌,噴濺……
    沒有表情,此刻他仿佛一個殺人的傀儡,眸中盡是嗜血的瘋狂,全無悲喜或怨毒或不舍。他眼中,我的脖頸正一寸寸被割開,切斷的血肉向外翻著,血肉中不斷有鮮血噴濺,血花起初很高、很急,而后越濺越低,最后汩汩流下,沿著頸窩向肩膀緩緩流淌,噴濺的血花,悉數撒在他臉上、身上,我笑了,我的血在他白凈冷漠的臉上,竟有妖嬈之感。
    刀已經滲入骨椎,咯吱咯吱的響聲好似催命的符咒,刺痛,拆骨的劇痛刺激著我,還能感覺到血在噴濺、下流,還能聽到刀割鋸骨頭的摩擦,還能體會身體每處對腦袋即將被割掉的戰栗。

    唯獨,沒有害怕。
    我的嘴角依然掛著笑,眼神死死盯著他。
    ’鬼魅‘即便是死,仍然是鬼魅。

    凜寒
    京師六扇門

    “混蛋 池大人特意叮囑要活捉要活捉 你這是要做什么!”
    總捕頭怒發沖冠 一掌拍碎了桌案的一角

    我毫不理會,依然面帶微笑恭恭敬敬地將那可被我蠟制的頭放在總捕頭大人的桌案上
    沒錯
    正是鬼魅的頭顱 我的制尸工藝很好
    鬼魅的頭被我蠟制的蠟白鮮亮 近十天的跋涉 頭顱上卻沒有青黑與尸斑 嘴唇鮮嫩油亮 頭發也被我梳起
    總捕頭回過身 指著頭 氣的手指直顫
    “池大人若追究下來 你必須一人承擔此事”
    我這時已退下站直
    “屬下了解 呵呵呵”

    “快走快走 自己端子鬼魅的頭去大理寺領賞”

    “屬下這就去 呵呵呵”
    轉身離開總捕衙門
    用手指揉了揉鼻子
    鬼魅尸爆的香氣還殘留在手上

    下載APP客戶端
    飞艇开奖结果APP
    <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
    <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