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

    宫廷长篇第三章

    喵呜
    永宁宫内,烛光从殿外便清晰可见。

    殿内的两个人影自然是万皇贵妃与宪宗帝。

    琴瑟和鸣,伉俪情深,这样一番情景,日日看着也便了然无趣了。

    我站在殿外,听着殿中人的笑声。

    好…无聊

    侍寝是万皇贵妃一个人的事情,却非要全永宁宫的宫女太监都在殿外守候,显耀隆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有些做作之嫌了吧?

    再说万皇贵妃的笑声,真得好渗人诶…

    “皇上,你总讲这样晦涩的笑话,真是…”

    “皇上,贞儿渴——”

    “不要嘛,皇上…人家要你喂…”

    “……”

    如果在殿中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倒也赏心悦目,但一联想到万贵妃那张老脸,顿时一阵反胃。

    宫中诸人最纳闷的事情,莫过于万皇贵妃隆宠了。

    年老色衰的万贞儿,对圣上的吸引力就那么大吗?

    但没有人懂,这是一段怎样的孽缘。

    也许这不单单是爱,还夹杂着亲情与依恋。

    不过那又怎样呢?谁也改变不了万皇贵妃宠冠六宫的地位。

    想到这里,忽觉自己好像有些多愁善感了?

    还是想起了…

    不行!快把那个念头抛掉。

    我是阿琪,无心无谓的阿琪,怎么能让一段陈年旧事乱了心境!

    但我只是把那件事?#37027;?#30340;放在心里,这样,也不算犯戒吧?

    ?#21543;?#24773;恍惚,精神涣散。你是中邪了吧?”

    “呃…啊?”我正出神时,冷不丁身边冒出个声音来,吓了我一跳。

    “皇宫内院,休得胡说!”

    片刻间,我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孟统领,记得?#38498;?#33707;提‘中邪’二字,免得引来无妄之灾。”

    “我行得正坐得直,鬼神又怎会找我麻烦?”他顿了一下,“倒是有些人,做了亏心事,自然是怕鬼敲门的…呵呵”

    说罢,便是一阵冷笑。

    “放肆,九五之尊在此,岂会有什么牛鬼蛇神侵入?”

    我面无表情地说着,“再?#30340;?#24618;力乱神之说实属荒谬,还请孟统领慎言。”

    “也是啊,某些人,坏事做尽,自是不?#20081;?#26524;报应的。”

    孟统领转身,投给我意味深长的一撇,“对吗?”

    我扭过头去,不再理会这疯子。

    我知道,这个孟统领一直都是充满敌意的。

    原因在于,他的亲妹是宫中的宫女。

    三年前的一场大火,她的妹妹死在火中。

    那场大火,宫中众说纷纭,矛头全部都指向了万皇贵妃。

    但事实上,我很清楚,万皇贵妃虽然害人不浅,但那场大火,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但他很固执,他认定的事,谁也无法更改。

    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反正我做下的恶事多了,也不差这一件。

    我从未替自己辩解过什么,我只是默默地承受下,与我无关的人和事。

    “因果报应?呵呵…”

    我我无所谓,如若真有什么因果?#21482;?#30340;话,又能怎么样呢?

    像我这样的人,就是死了,也是要下地狱的吧?

    但是,仅我一人下地狱,便可以守护住那些我爱的人,那我在所不惜。

    阿妹,今天是你的生辰,原谅?#20063;?#33021;为你祝寿。

    姐姐在这里祝福着你,我的阿妹,会平安的。

    晨起,才想起今天是月?#20303;?/p>

    宫女每月的月底都是领月俸的日子,同时在这天,是有假日的。

    “去看看阿妹吧。”

    这样想着,腿便不自觉的走到了坤宁宫附近。

    前些日子得知织锦因为?#23244;?#32780;被皇后看重,提拔去看守内库。

    今天,她一定很忙吧?

    不过也只有今天,才有机会见着她。

    “排好队,挨个领俸禄和秋?#38534;?/p>

    又是月?#31069;?#32455;锦打开?#26102;荊?#24320;了库房开始给坤宁宫的大小宫女们分发?#20081;?/p>

    “二两银,拿好。”

    “给,下一个。”

    一晃四年过去了,昔日那个做事毛躁的小?#23601;?#24050;长成了一个成熟漂亮的少女。她叫纪织锦,是全坤宁宫最受人?#38431;?#30340;姑娘,她美得不敢让人直视,集聪明睿智于一身的她当之无愧。

    今天,又是一个晴天呢。

    织锦的心情不错,她早早收工,然后准备把被褥取出来晒一晒。

    “织锦姐姐——”

    远处跑来一个人影,走近了才看到,原来是永宁宫的小太监张敏。

    “姐姐,”

    “小敏子?”织锦一看是她平时交好的小公公张敏,不由的咧开嘴笑了。

    “还有我呢——”

    在张敏的后面,另一个跑的比?#19979;?#30340;小太监气喘吁吁道。

    “怀恩!”

    织锦一阵?#32769;病?/p>

    “今天你们没有差事吗?”

    “今天万贵妃和皇?#23244;?#28246;去了,不用我们随身侍候,所以我们就偷偷溜出来了。?#20472;?#8230;”

    “这样呀。”织锦了然,这两个小公公和她都是同一年入宫的,关系自然不错,张敏和怀恩虽然在万贵妃宫中当差,但平时对她却是十分照顾,经常来看她。

    如果没有他们两个的陪伴,织锦真的不知道那最痛苦、最难熬的日子她该如何挺过去。

    “不光是这样,我们还有好东西带给你呢。”

    张敏转过?#21453;?#20419;怀恩道,“喂,猪头三,还不快把东西拿出来?”

    “瘦猴,你催什么呀?我这不正拿着呢嘛——”

    “什么东西啊?#21487;?#31070;秘秘的…”

    “你准保?#19981;?#30340;。”张敏和怀恩不忘补充一句道。

    织锦撇撇嘴,她可?#27704;?#19981;对他们两个抱有什么希望。

    “去年生辰,你们了送我一只花瓶,结果半道上?#27809;?#24681;打碎了。”

    “我当时脚下一滑…?#34987;?#24681;小声辩解。

    织锦继续拆台,“前年是一个装狗食的盘子,后来让小敏子磕破了一个边。”

    “呃…”张敏捂脸。

    “还有大前年,那个桃子最后可是烂掉了?#19969;?/p>

    “那要怪瘦猴,我叫他看清楚了再摘的。谁想他看都不看,拿完就跑。?#34987;?#24681;控诉道,结果引来了张敏的一记白眼。

    “我要不跑的快点,不就?#30343;?#29238;追到了吗?笨蛋!”张敏没好气道,刚想说什么,却不想看到了愣在当场的织锦。

    ?#25226;?#35821;坊的胭脂…”

    织锦看着手中镂刻这桃树飞燕孔纹的精致木盒,愣了好久。

    “哎,瘦猴,你说这礼物姐姐喜不?#19981;?#21834;??#34987;?#24681;捅捅张敏,小声?#23454;饋?/p>

    “你懂什么?我问过御膳房的小德子,他说女孩子家都?#19981;?#33005;脂水粉的。”张敏自?#24597;?#28385;。

    只可惜,织锦不是一般的女孩,是极品中的奇葩。

    “干嘛这么破费?”织锦突然抬头,一叉腰?#35013;?#24052;地讲道“又浪费钱是不是?啊!多贵啊”

    “再说了…”织锦一脸幽怨,“你就是送我个桃子,哪怕它是烂的,那也能吃啊…呜呜”

    “呃?”

    张敏和怀恩同时一震,天!居然忘了,织锦最大的两个特性;爱省钱和能吃。

    “对不起,织锦姐。?#34987;?#24681;低下头道,“每年你的生辰,都被我们搞砸了。我和张敏一直连一个像样的礼物都没送过,所以…我们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我?#27704;?#37117;没有在乎过东西有多贵重,你们是知道的。”

    织锦道,“不管怎么说总要?#24653;?#20320;们,还记得我的生辰。这就够了。”

    她在宫中的第一个生辰,是在张敏和怀恩的陪伴下度过的,那年他们还只是倒泔水的杂役,什么都买不起。她说她?#19981;?#26691;子,这两个?#20498;?#20415;去师父看守的果园偷摘,结果被打的鼻青脸?#31069;?#21364;依然咧着嘴把早就烂了的桃子递给她。

    第二年,她领到一份养狗的差事,他们两个不但经常帮她照顾狗,还在生辰时送了那只盘子,虽然缺了一个边,但她依然觉得甜蜜万分。

    还有去年,那个花瓶其实俗的要死,还被怀恩不小心打碎了。但她依然笑着说“?#30343;?#20040;,碎碎平安嘛”。

    今年,终于收到了一份像样的礼物,一盒胭脂,但织锦知道,最重要的不是胭脂,而是这份情。有些人、有些事,是要记一辈子的…

    “?#24653;?#8230;”织锦哽咽着,转过身去擦泪。

    “织锦姐,你别哭啊。”张敏不知所措道。

    “谁哭了?风大,眼睛里进沙子了!不行吗?”织锦红着眼睛道。

    我紧紧的捂住嘴,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叫出声来。

    我多么想冲上前去,揽过织锦的手,像小时候那样叫一声‘阿妹’啊!

    可我必须忍住,?#20063;?#33021;过去,绝不能…

    我只是在远处默默地看上一眼,看着她幸福安好,我便放心了。

    我明?#31069;?#36825;是我选择的路,就一定要走到?#20303;?/p>

    有一个很古老的?#20365;猓?/p>

    假如有一天你的妻子和母亲同时掉入水中,你是救哪个?

    今天这个?#20365;?#33853;到了宪宗帝的头上。

    这件事还要从皇上和万贵妃游湖说起。

    春日游湖,圣驾驶于木舟之上,不知因?#21890;剩?#19975;皇贵妃与周太后因为一点小事而争执了起来

    万皇贵妃的心情不错,风拂杨柳、初阳和煦,真是极好。可一看到身旁的周太后,再好的风景也顿时失去了情趣,变得索然无味了。赏景讲究的就是一个气氛。本来是帝妃二人执手相依的情景,你一个死老婆子在这里煞什么风景?当然,在这个?#20365;?#19978;她直接忽略了自己的年龄。

    万皇贵妃不爽,而那周太后就更不爽了。

    周太后本来想趁这个机会,和儿子联络一下母子间的感情。要知平日里他?#24708;?#23376;二人因为各?#25351;?#26679;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谈过心了,本来就不是很深的母子情分就因碍于身份而日渐淡化,从而产生了一道无法抹去的?#24093;幀?/p>

    有多久,她和她的皇儿没有在一起用过一次膳了?

    有多久,她和她的皇儿没有在一起闲话家常、共度今宵了?

    太后也是人,也是母亲,也渴望普通人家母子相依、其乐融融的幸福啊!

    于是今天,周太后那颗母亲的心动摇了,她正要将埋藏在心底的母爱表达出来时;却见她的儿子正依偎在万皇贵妃的怀中,而万皇贵妃的脸上也充满了柔情。

    你说,周太后见此情此景,能不吃味吗?

    刚刚升温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一瞬间从沸点降到冰点的周太后心里很不是滋?#19969;?/p>

    周太后不?#19981;?#19975;皇贵妃,此时更是不悦。

    一来二去,二人都是一张冷脸,接下来的事便显而易见了。

    =======================

    我刚回永宁宫,便闻万妃落水,心下一惊。

    知道了前因后果,这才放心下来。

    “娘娘,皇上在外面呢。”

    我通传道,却见躺在床上的万皇贵妃别过头去,一脸的不快。

    “哼,告诉他,本宫不见!”

    “可那是皇上,娘娘,这不合适吧?”我怔了怔劝道。

    “本宫说了不见就是不见!你让他去看周太后去吧!”

    万皇贵妃怒急道。

    “呃…好吧。”

    我无奈,只好照办。另外嘱咐宫女去煎药。

    见皇上还在发呆,我只好?#35828;?#19968;边去。

    “孟大人啊。”我笑得别有深意,“孟大人今天可真是英勇呢,真让奴婢万分佩服——”

    我向孟统领那边凑了凑,小声道。他显然不买我的账,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您老的勇气,可非常人啊。毕竟还没有几个人敢像孟大人那样只身跳入河中,救起落水的万贵妃。啧啧…”

    我摇头?#25991;缘?#35762;着,咋了咋嘴。可以想象的到孟统领那像吃了?#26434;?#19968;样的表情,一定十分膈应吧?一想到这个成天到晚一张臭脸像谁欠了他八百吊似的?#19968;錚?#20063;有吃瘪的时候,真是爽啊。

    把自己最讨厌的仇人救上来,这样令人矛盾万分的事情,任谁心里恐怕都不会好受的。更何况孟统领一向不喜万贵妃,呵呵…

    “?#31069;?#23391;大人”我一本正经地?#23454;潰?#20320;的脸怎么发绿啊?”

    “是身体?#30343;?#26381;吗?”我一脸的关?#23567;?/p>

    “琪掌宫管的未免太宽了点吧,末将的身体还不用你来过问!”

    孟统领终于忍不住了,阴沉着一张脸还击道。

    “是奴?#23621;?#36234;了。”我一脸无辜,“不过奴婢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啊,毕竟孟大人可是皇上身边的人,奴婢自然要多关照一二了。”

    ?#25300;?#22899;?#26377;?#20154;难养也!”

    “呵呵?#20445;?#25105;笑得如花?#27704;茫?#23391;大人是大?#29022;頡?#26159;君子,奴婢一介女流之辈,头发长见识短的,自然也只能做这卑鄙小人的勾当了。”

    “你无耻!”

    孟统领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来。

    “奴婢一向遵规守矩,何曾失德?”

    ?#19968;?#25964;道,无比淡然。

    “天下怎会有你这样的女子?”

    ?#25300;?#22899;?#26377;?#20154;难养也。”我将他刚才所说的话原封不动地送回来。

    “你!”孟统领被气的不轻。他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讲道,

    “我?#20154;?#26159;出于本能,是人性之善使然。在那种情况之下,我就是再讨厌万皇贵妃,也要去?#20154;?#22240;为那是一条人命,?#20063;?#21487;能坐视不管,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活活淹死而无人敢下水去?#21462;?#19981;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本心。我…问心无愧!”

    他似乎要把我看穿了一样,

    “不像某些人那样虚?#20445;?#20026;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我哑然,久久无言。

    “人性本善…天下竟还会有这样的?#20498;稀!?/p>

    如果换做是我,让我去救我的仇人,那么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心胸宽广的?#32536;?#25253;怨。

    或许十年前可以,但是现在不可能了。

    我真心待人,人不真心待我。得来的是欺骗、是背?#36873;?#26159;出卖、是无情……

    一颗心早已麻木,学会了太多的虚假,反而迷失了真正的自我。

    只是…

    “等等,不对劲啊?”我突然醒悟道,“明明是我?#26085;?#19978;风的,怎么才一会的功夫就成我理亏了?”

    真该死,每回的争论都是由我被驳得?#29942;?#26080;言而收场的,可我平时一向是伶牙俐齿、能言善辩的啊!怎么就赢不了呢?气死人了!

    “哈!又输了。我说琪姑姑,你是不是一看见孟大人,脑子就不好使了啊?”

    一个调笑声传来,是路过的小?#23601;?#26408;槿,该死的!

    “笑什么笑!”我凶神恶煞地瞪过来,“闲得?#30343;?#24178;是不是?万贵妃的药煎好了吗?啊?”

    “哈哈哈——”

    在周围搬弄花草的几个小宫女也一起齐声笑了。

    “还有点?#23138;?#21527;?干活去!”

    我怒斥道。木?#21149;?#20102;个鬼脸,吐吐舌头走开了。

    这小妮子!真不像话!

    我郁闷地想到。

    下载APP客户端
    飞艇开奖结果APP
    <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
    <dl id="gtq5a"><ins id="gtq5a"><thead id="gtq5a"></thead></ins></dl>
    <div id="gtq5a"><s id="gtq5a"></s></div>
    <dl id="gtq5a"></dl>
  • <sup id="gtq5a"></sup>
    香港黄金一诗两码中特 腾讯分分彩大小公式 北京快中彩 体彩任选9场胜负18069 七乐彩图表走势图表 体彩6场半全场 贵州快三一定牛今天 2019一肖中特免费资料 北京28开奖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019一肖中特免费资料 大神北京28官网预测 冰球对抗赛 36选7的概率 辽宁35选7期开奖结果查询